当前位置:主页 > 百家乐官网 > 正文
暑期催化旅游股旺季效应开启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07-02 15:27       
    随着暑期的到来,旅游酒店业也进入了行业需求旺季,在低基数效应下,旅游酒店业正进入业绩快速增长季。在提价、再融资、国企改革等事件催化下,旅游板块上市公司有望迎来一年中最好时期。
    
    暑期效应开始显现
    
    “随着毕业旅行叠加暑期出游高峰,三季度旅游旺季效应值得期待。” 一位行业研究人士对《红周刊》记者表示。他认为随着暑假的到来,二级市场投资者会再次将目光放在旅游酒店板块上,原因是作为大众休闲的主要方向,旅游酒店业的核心驱动力就来自于经济增长下中产阶级的增加,以及随之而来的消费升级需求。特别是国家提出的“全域旅游”提法为旅游升级定下了基调,供给端的改善有利于满足多元化的消费需求,行业结构性优化利好旅游产业健康发展。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近年来,我国旅游产业消费出现了大幅攀升,2016年国内旅游总收入已经高达3.9万亿元,相较2015年的3.43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4%。旅游消费的大幅增长使得我国旅游投资规模得到了快速上升,至2016年底,国内旅游投资规模已经达到1.3万亿,预计到2020年时,旅游投资规模有望超过2万亿。在旅游投资资金来源上,积极参与旅游产业投资的资金主要扎堆在民间资本中,据测算,民间资本在旅游产业中投入占比已高达58.7%,而政府和国有企业资金的占比则只有19.1%和15%。就目前来看,民间资本更倾向于东部的大型综合文旅项目,而政府的投资则倾向于西部的旅游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村镇项目等。
    
    6月19日,途牛旅游网发布了《2017暑期出游趋势分析报告》,对用户今年暑期出游意愿、出游方式、旅游主题以及最受关注目的地等信息进行了分析。报告显示,从目前暑期出游的预订情况看,用户出游意愿几乎涵盖了出境以及国内的所有热门目的地,上海、北京、南京三地用户出游热情最高,亲子家庭依旧是此次暑期游的主流人群。数据统计显示,暑期出境游占目前已预订暑期出游人次比例的48%,游客较多预订9天左右行程的产品,其中,东南亚和欧洲方向最受用户欢迎。国内游方面,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西部方向逐渐火热,预订出游人数持续上升,新疆、青海、甘肃等地成为国内游热门目的地。此外,受季节和气温影响,海岛游避暑持续热门,草原游进入旺季。
    
    国金证券旅游酒店行业分析师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现有旅游数据来看,国内旅游、出境旅游仍得到很好的边际改善(出境游前6年增速保持在15%左右,2016年增速仅为4.3%,这是10年来增速最低)。从投资角度分析,景区类的上市公司在行业需求叠加政策助力的大背景下,前景最被看好。
    
    国企旅游股面临整合潮
    
    记者了解到,过去旅游类上市企业因凭借着稀缺的旅游资源优势实现了业绩的高增长,而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及日益高涨的旅游消费需求,也确实带动了旅游市场的进一步扩大,不过,随着近两年全球经济整体陷入低谷,以及投资规模的加大导致旅游市场供给的不断增加, 上市企业的旅游市场发展受到了一定挤压,业绩增长明显乏力。为突破瓶颈制约,诸多上市公司近两年开始积极寻找新的业绩突破点,寄希望于通过跨界或同业并购等方式实现自我突破,特别是经营机制相对僵化的国企旅游企业,更迫切需要改变。
    
    资料显示,在二级市场34家A股旅游酒店类上市公司中,有20家为国有企业(3家央企,17家地方国企),占比达58.82%,对于这些国有旅游公司而言,虽然资源优势相对突出,但过往的激励不足也导致了企业发展动力和管理效率相对受限,往往使得企业经营业绩增长弱于其他非国有公司。
    
    “国企旅游公司在拥有优质的旅游资源的情况下,只有通过国企改革才能够摆脱自身发展限制,实现业绩提升。”记者采访到的研究人士指出,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下,要把国有旅游产业“做大”、“做强”,必须采用股权激励/员工持股、资产整合扩张、引入民营资本等手段,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调动企业员工的积极性,巩固国有企业资源垄断优势,增强企业活力。
    
    而就目前来看,确实有多家国有旅游公司已经积极在上述三个方面展开了试验。如在员工持股及股权激励方面,首旅酒店、黄山旅游等就通过员工持股计划参与的方式解决员工持股问题,充分调动员工积极性。6月14日,首旅酒店公布了高管激励方案,再次明确公司经营目标。新的激励方案对原首旅酒店的薪酬绩效体系进行了调整和优化,高管浮动绩效奖励最高可达到薪酬的40%。首旅酒店的举措有望调动管理层得积极性,提升经营管理效率。与此同时,公司还在逐步建立起员工股票、期权激励等机制,实施后将全面提升员工积极性,使公司在酒店管理人才储备方面更加具有主动权。黄山旅游则是在今年4月就出台了高管绩效考核办法,将奖金直接与业绩挂钩,分别设置标准和致胜绩效奖,寄希望于此能够充分调动高管工作积极性与主动性,提升公司经营效率。
    
    在资产整合和引入民营资本方面,国有旅游集团之间不仅通过资源整合进一步巩固了垄断优势,有的还通过引入社会资本,开发或收购旅游资源,积极做大做强。如国旅集团整体并入港中旅集团打造最大旅游央企、华侨城战略重组云南世博集团、海航入股桂林旅游、张家界再融资12亿元开发武陵源核心景区周边的大庸古城项目、大连圣亚再融资8.12亿元开发镇江项目等,这些并购、引入资本的行为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混合所有制改革,而且因为引入其他战略投资者,改善了企业经营管理机制,提升了公司外延扩张潜力。
    
    优质景区龙头公司有反弹需求
    
    随着今年暑期旅游旺季的到来,人流的快速增长对景区景点类上市公司是重大利好,其带来了大量现金流,提升公司经营业绩预期。不过,考虑到此前景点公司大都依靠垄断业务,如门票、索道、客运车去获取稳定现金流,拓展非垄断业务,如酒店、旅行社、演艺、商业街等产品完善产业链的运作逻辑,在供给端竞争加剧和需求端消费升级的情况下,面对巨大的业绩压力,传统经营模式已经不适合企业的现有发展模式,投资、整合、外延等新的资本运作手法出现,将有望改变景区类上市公司现有盈利模式,转型升级已经成为景区景点公司目前首要任务。
    
    从投资角度考虑,虽然目前景区类上市公司估值低、预期低,相较其它类型旅游股,景区类公司股价甚至还出现明显折价,但这却反映出市场对景区股的公司治理结构、成长性、业绩释放动力等预期已变得极低。对于景区类公司,有市场人士则认为,正因为存在上述诸多的不利因素,国企改革和供给侧改革的利好才能够在景区板块中被体现得更为明显。“在旅游股中,峨眉山A、黄山旅游、桂林旅游、中青旅、张家界等公司在国改和暑期效应共同推动下,其盈利能力有望在三季度得到快速修复。”上述市场人士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