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国际视野 > 正文
美国一批新型大学出世,常春藤已落伍?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0       

  有学者认为,很难预测这批大学是否一定能成功,但至少,它们已经丢下一棵“启示”的种子,按下了美国高等教育改变的启动键。

  最近,一场美国名校录取分享会在上海科学会堂开讲。台下听讲的家长无一不盼望着自己的孩子能像台上的几个青涩学生一样—拿到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常春藤盟校的本科提前录取通知书。

  这时,露西同学上台了。“大家好,我要分享的大学名叫密涅瓦。”

  密涅瓦?这是什么学校?就是这个学校,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的高等教育圈正搅起不小的波澜。它刚刚开办一学期,已引发外界的无限好奇。因为,关于它最最简略和霸气的一条说明是:它,是来颠覆哈佛的!

  西海岸“民办大学”集群现身

  中外高等教育圈的生态从没像这些年这么丰富。近年来,各种形式的高水平新型大学在我国先后问世;而在国外,刚过去的2014年,最吸引眼球的非密涅瓦莫属。2014年9月首度招生,它收到全球88个国家的学生的近2000份申请信,最终录取、并确认入学的33名学生来自全球14个国家,低至2.5%的录取率,创下美国历史上本科学校录取率的最低纪录。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为何这么火?

  录取时不看SAT或ACT等标准化测试成绩,整个大学没有校园,仅在旧金山市中心的一座大楼里设有宿舍、厨房,给每个学生发一台苹果电脑,上课是“在线式”的,四年本科学制分布在全球七大城市,包括印度孟买、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中国香港、德国柏林、英国伦敦和美国纽约等。密涅瓦似乎在任何地方都要故意“做得不一样”。

  而它的创校管理团队更令人刮目相看:美国联邦前财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是学校的顾问长,参议员鲍勃·克里担任大学执行主席,哈佛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斯坦福大学行为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斯蒂夫·克罗斯负责这所四年制本科大学的师资构建。

  这批美国高等教育圈、产业界的大佬,要“捣鼓”一所新大学的举动,已足以引发科技界、学术界和媒体的关注。有意思的是,密涅瓦并非孤军作战。在美国横空出生的“民办”新型大学里,还有“奇点”大学,一所由谷歌公司与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的科学家、产业家合办的新大学;“英雄学院”(Draper University),由硅谷重量级投资人创办,号称要打造属于硅谷的霍格沃茨魔法学院,不一而足。

  常春藤正在批量培养“僵尸”?

  “该校首轮融资获得25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是硅谷历史上最大一笔教育类投资。”英国智库《经济学人》在报道“密涅瓦现象”时直接提出现今“高等教育界存在泡沫”,即高昂学费与学生贷款,毕业后却没有因此让学生获得顶尖高校在广告中所承诺的体面生活。

  就在2014年7月,耶鲁大学前教授威廉·德雷谢维奇在美国《新共和》杂志上撰文“别送你的孩子上常青藤:美国的顶尖学府把你的孩子变成‘僵尸’”,引起轰动。紧接着,美国《大西洋月刊》于8月发表19页深度报道,以密涅瓦为案例,集中反思高等教育的问题,“美国高等教育的悖论就是,它让世人艳羡,同时却又饱受诟病。”在作者伍德看来,以常春藤为代表的一群顶尖名校里风行的“一位教授面对一群学生进行授课”的讲座式授课早已落伍。

  “在密涅瓦,我最想介绍的是在线平台,每节课少于19个人,这是一种高强度的互动,老师和学生登录这个平台上课。课上不讲授学科知识,讲授的是思维方式。为此,你得花大量课余时间去学习相关知识点,去寻找你要的资源。”露西说的这个平台名叫“主动学习平台”,由硅谷的一群科研人员专为密涅瓦而设计。这也是该校引以为傲的一种颠覆性学习模式。

  有学者在谈及密涅瓦时,提醒记者注意它的课程体系变革—通识教育被列为四大基石课程,每一门课全然看不出某个单一学科的痕迹。比如“复杂系统分析”,由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密涅瓦社会科学学系主任戴安·海澎主讲,这门课指导学生在不同体系之间建立联系,比如法律与医保系统,以提出创造性策略解决问题。

  丢下一颗名为“启示”的种子

  随着开学过半,密涅瓦大学的很多新做法被一一呈现于镁光灯下,有人索性称此为“密涅瓦现象”。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侯杰泰在一次采访中说,密涅瓦的建立和推行,“刺激我们重新思考大学教育最重要的是什么”。对密涅瓦的创校者来说,关注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劳伦斯·萨默斯曾兴奋地评价密涅瓦:“我太知道它们(高等教育)需要改革、有哪些地方可以改革,密涅瓦现在做的,就是美国高等教育亟需的一些东西,但是我之前作为哈佛校长时,甚至连1%的改变也做不到。”

  目前,不论是密涅瓦,还是“奇点”大学、“英雄学院”、苹果大学,很难预测它们是否一定能成功。但至少,它们已经丢下一棵“启示”的种子,按下了美国高等教育改变的启动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