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在职研究生的别样滋味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摘要:在职研究生是高等教育体系内最特别的一个群体,他们立足职场,却又选择返回校园。社会与校园之间的奔波忙碌,使得他们的这段学习经历别有一番滋味。 正文

“太折腾了”

说起读在职研究生以来的最大感受,小田的答案是“太折腾了”。

小田是厦门某高校的行政工作人员,在职研究生的就读院校却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师范大学,班上同学也基本都是外地学生。也正因如此,小田到北京的上课时间都集中在假期。于是,和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相比,放暑假对小田来说只是喘一口气而已——她需要复习功课、做作业,只歇得几日就得打点行李到北京上课。

“师大给我们提供住宿,省去了不少麻烦。假期嘛,时间充足,火车来回累点没关系,但是有时免不了临时来北京,就很麻烦。”小田说,比如去年9月,导师临时通知大家来北京开会。

接到导师的通知时,小田当时心里并不情愿——又不是上课,厦门飞北京的机票本来就很少打折,更何况买第二天的机票。这笔经济账小田算得很清楚。然而,导师说这次要跟学生谈一谈毕业论文开题的事情,非常重要。打听了一下几位同门也表示参加,小田一咬牙,买了高价机票,火速收拾行李赴京。

对于在职研究生而言,赴外地的情况远多于在本地就读。金原说:“这很好理解,教育资源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对我们这样在非省会城市的人来说,进修的选择当然不会首选本地学校。”

和小田相比,金原上课的地点不算太遥远。家住淮北的他在合肥工业大学读MPA。“从家里开车到合肥,走高速的话三个多小时就到。”他说,在职学习让他觉得最折腾的是时间安排。

“那种针对学校老师开设的班级,他们的上课时间集中在寒暑假,但我们这个班的上课时间是周末,每两周一次。”金原告诉记者,好在同乡的同班同学不少。于是每隔一周,大家便拼车开往省城。

不过,虽然是本地工作、本地进修,胡里奥也没觉得多轻松。在北京工作近4年后,胡里奥报考了北航在职进修的工程硕士项目。他告诉记者,学校安排的上课时间在每周六或周日,尽管每周只安排一天的课,但是得从早八点半上到晚上七点半,一天下来也着实辛苦。“我们班上有位河北的同学,每次都是提前一天来到北京。”他说。

“混”与“不混”

能够在工作之余选择继续学习,对于上班族来说,首要动机当然是提高学历。但大家在获得学历的过程中,却呈现出不同的态度。“混”还是“不混”,这是一个问题。

小田自认为是认真类的学生,平时也会完成老师布置下来的阅读任务。“上课前和同学们在QQ上交流,我还在为之前的作业紧张,一问才发现,像我这样把学习放在心上的人根本没有几个。”她说,“大多数在职研究生来学习都是为了混学历的,这类项目校方也不会特别限制学生毕业,所以真正能够认真学习的人是少数。”

当然,小田也表示,做了妈妈之后,她并不如之前设想得那么认真。小田笑着说:“毕竟精力有限嘛,而照顾宝宝又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

金原的妻子雪静也是一名在职研究生,开始在职学习生涯的时间甚至早过金原很多。如今已经是读在职研究生的第五年,雪静的论文却还没写完。她说:“我本来是抱着真的提高和学习的想法读书的,但却无奈地混了下来。”

历数过去的五年,雪静在职研究生的第一个学期就发现自己怀孕,于是,女儿出生之后上课的一次寒假、一次暑假,雪静都是带着宝宝在婆婆的陪同下去外地上课。“毕竟孩子太小,还没到断奶的时间,没办法离开我啊。”她这么解释。这样一边惦记嗷嗷待哺的宝宝,一边学习,效率可想而知。“半个月的课我只上了不到一周就没有心思了,后来干脆直接回家了。”雪静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

那么,孩子大了一点儿之后呢?“后来,就变成我依恋她,她也依恋我了啊。空闲功夫都耗在女儿身上了。”于是,雪静的在职研究生学习就此“混”了下来。

“女同志的情况比较特殊,家庭的牵绊确实多一些。但就我的观察,很多纯粹混文凭的在职研究生并不是出于这种原因,他们本来就没有打算好好读书。”金原补充道。

“意想不到”

习惯了日常工作的一成不变,受访的这群“上班族”纷纷表示,读在职研究生多少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了一丝丝“意想不到”。

金原告诉记者,他在MPA班的学习生活完全超越了之前的期待,“特别有收获。”

“课堂上的小组作业需要大家合作完成,我们的课堂讨论和与老师的互动都很积极。课余,我们有班委,定期组织活动,如聚餐、拓展训练。这样好的班级气氛简直像是本科时的感觉。”金原的话语中透露出丝丝自豪。

金原说,人们普遍认为在职研究生仅仅是混文凭,或者还有部分人出于多认识人、编织社会关系网的动机来读在职,“所以当老师和学生真的在课堂上认真地分析和讨论问题时,大家的感受都特别惊喜”。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互动的积极循环。

除此之外,班上同学的年龄、职业背景各有不同,彼此间人生经历的分享和观点的撞击也让金原得到不少启发。

而对于胡里奥来说,在职研究生给他的最后一份“意想不到”着实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指的是最后的论文提交。

“论文定稿、答辩,一切都没问题。可答辩结束后,老师告诉我们论文需要查重,重复率低于5%的论文才能够通过。”胡里奥说,这可让大家傻了眼了。在此之前,老师并没有跟大家提过论文查重的事儿,“我们普遍认为低于20%就可以了”。

于是,胡里奥和他的同学们都纷纷回家改论文。“学校图书馆系统查重的费用要150元一次,太贵了,所以我选择了一家淘宝店帮忙查重。”检验的结果当然达不到学校要求,胡里奥认认真真地又删又改,又跑到学校过检。

最后看到重复率2.8%的检验结果,胡里奥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的在职研究生生涯得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过,对于他和他的同学来说,这个最后的句号可谓意想不到的深刻。“我们班有同学查重花了上千元。”胡里奥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