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唤醒“起床困难户”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摘要:虽说春困秋乏夏打盹,但一年之际最容易犯困的还是冬季。入冬以后,能够早起的大学生越来越少,说好的起床背单词、晨练、吃早餐等行为被美梦、被窝一一击垮。唤醒“起床困难户”,成就一段不负光阴的象牙塔生活,大学生正在行动。 正文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当小学校长!收集了同学们的学费之后,我要吃酸菜鱼火锅!水煮鱼火锅!麻辣火锅!牛肉火锅!羊肉火锅!……”麦兜版闹铃声从手机中传来。宿舍人一大早就被美食的幻想“闹”醒,而他/她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很多人都有这样一个室友,他/她一天最幸福的时光是“睡觉”,他/她待在床上的时间跟下床后的时间几近相等。他/她也有梦想,当银行家、工程师、教授……甚至比当一名小学校长更宏大。只不过他/她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起床困难户”,该拿什么去拯救自己的梦想,他/她也很困惑。

赖床有理吗

每年一入冬,就有一大拨“起床困难户”来袭。“根本睁不开眼睛,梦里还在写作业、画图……”工科男小张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看到他留恋暖烘烘的被窝,睡到下午都不起,室友建议他每天到一个专为起床困难户开办的QQ群里签到。小张答应了。只不过,大多数的时候他更像是一个捣乱者。该QQ群的规则是起床后马上签到。别人在7点前签到,他总是10点多在群里发“早安”,有时甚至更晚。

实际上,小张的晚起并不是不可原谅。“我们学工业设计的学生,经常写作业写到很晚,晚上12点后睡觉几乎是‘家常便饭’。生物钟一旦养成,要想改过来并不容易。”于是,每天10点后,在安静的QQ群里,总是会突然地闪烁出一句“早安”,众网友群起“拍砖”,“老兄,你该发午安了”。

虽然小张的晚起听着夸张,但跟北京某大学中文系大四学生王翔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

“就是犯困,中学时候,早上第一节课从来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过的。”王翔说,由于家和中学离得很近,7点半上课,他总是7点出头才起床,飞奔去教室。

大学的时间相对自由,王翔像进入了“天堂”。最夸张的一次,白天他睡了十多个小时,晚上宿舍熄灯,他还照样睡着了。因此,在同学中,他获得了一个“睡神”封号。

如此嗜睡,王翔也曾怀疑过自己是否得病。他甚至到医院求诊,但医生说他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先天体质较弱,建议他加强锻炼、改善睡眠。

但无论怎样,王翔的问题都比上铺那位成天抱着笔记本电脑打游戏、吃喝睡都在床上的兄弟,要好出一大截。“课业繁重,没课的时候、周末睡个懒觉没有什么。但是,天天以床为家,就是荒废了大学生活。我俩的毛病都得改。”

起床的奇葩招数

怎么改变晚起、赖床……这些老大难的毛病?大学生之间互相支招。

“定一个让你难以忍受的闹钟,放到一个你非下床不可的地方。”

“魔兽世界早早起来作日常,DOTA天天起来刷天梯,再不然偷偷菜,总之别整什么图书馆、自习室占座。哎!同学,别沉溺网络游戏啊。”

……

与被窝最疯狂的斗争,来自“抱团”的力量。去年3月25日,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大三女生胡孝楠突发奇想,成立了国内高校首个起床协会,立志实现“早起、吃早饭、打早卡”的“伟大”理想。紧接着,吉林大学、福州大学、中南大学等高校的起床协会也应运而生。

“喂……”

“同学该起床了。”

“哦……”

“已经7点10分了,再不起床太阳晒屁股啦!”突然间,电话一端突然转变成甜美的萝莉风或雷厉风行的女汉子风。被叫的男生打了一个激灵,赶紧起床洗漱。

互相叫起床是起床协会的“规定动作”。福州大学起床协会会长李永凯告诉记者,他们一般采用异性互叫的原则,起床早的同学负责喊起床晚的同学,比如6点50分起床的同学喊醒7点起床的同学,7点起床的同学喊醒7点15分起床的同学。“除了少数‘睡神’级别的同学要多次打电话叫醒,绝大多数被叫的同学都能在第一时间爬起来。”

这样的起床行动,在懒觉高峰季最受欢迎。“每年十一长假过后,起床协会就会迎来一波报名高峰。”中南大学起床协会会长薛迎阁解释,十一过后,学校的必修课、选修课都开起来了,同学们也从家里回来、旅行中收心,“想改变自己的人,都各自下了狠招”。

同学们想要早起的热情当然应该得到鼓励。除了互相叫起床,中南大学起床协会还开展了免费赠豆浆先到先得的活动,福州大学起床协会还采用线下签到评比“早起之星”的方式,激励同学们早起奋斗。

最难的是坚持

早起一天并不难,难得的是一季早起、一年早起。毕竟坏习惯一旦养成,要想改变着实困难。

小张最希望发一个7点半的“早安”,因为他已经上课迟到多次,可是网友们总在上课时才收到他的“早安”。王翔的梦想是考上北大的研究生,可是坚持了几天早起后,他改变了策略——白天睡觉、晚上复习。

就连抱团早起也遇到过同样问题。“想要带动一大群人坚持早起并不容易。”李永凯坦言,他们设想的线下签到活动有百人规模,但实际上能坚持下来的也仅为一二十人。类似的活动,北大的起床协会也曾遭遇过个位数签到。

李永凯表示,他们的口号是“做梦的在床上,圆梦的起床了”,帮助更多人起床圆梦是他们的心愿,但在协会中70%~80%的人希望别人叫自己起床,在学校里起床起得最早的学霸又不爱参与社团活动,资源不对等是目前起床协会面临的一大问题。

毕竟起床协会是学生自愿加入的组织,他们无法强迫学霸履行义务。因此,在薛迎阁看来,起床协会的内部成员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内部成员周一到周五早上7点15分在二食堂聚餐,即便有人放弃了,我们还会坚守”。

实际上,现在早已不如创会时忙碌,但李永凯每到7点都会准时醒来,“总感觉自己有起床叫人的任务,想睡都睡不着”。潜移默化中,他还带动了同寝室同学早起了10分钟。这10分钟对于学机械制造的他们来说,是一顿不慌不忙的早餐时间。

有关于起床的对策依然是校园论坛上热议的话题,大学生们从未放弃过对这一问题的思考、争论、行动。眼下,薛迎阁用回访的形式提高协会服务质量,李永凯通过赞助、社团合作来丰富活动,小张听从了朋友的建议中午午睡,王翔决定在研究生初试结束后调整作息时间,王翔上铺打游戏的兄弟也迫于实习的要求每天早起。他们与懒觉对抗的生活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