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红楼音乐中的追梦人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摘要: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为人们奉献了许多优秀的音乐作品,《枉凝眉》《葬花吟》《晴雯歌》等歌曲至今仍被人传唱。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师生把这些经典搬进了各地高校、剧院,他们是一群——红楼音乐中的追梦人。 正文

楼道的阶梯上,坐着一个小女孩。她眼眸清亮,托着下巴津津有味地聆听,完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摄影师的镜头及时记录下了这一幕,成为“追梦红楼”大型组曲音乐会上最打动人的瞬间。

“追梦红楼”演绎的是1987年电视剧《红楼梦》中的音乐作品。电视剧中《枉凝眉》《葬花吟》《晴雯歌》等歌曲至今仍被人传唱。这些歌曲不仅能让“00后”小女孩听得如痴如醉,也同样令“90后”大学生为之着迷。

从2011年至今,这场由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师生编排的音乐会,在中央民族乐团民族音乐厅、国家大剧院、北京大学百年讲堂、清华大学音乐厅等等十几所高校、剧院巡演。总政歌剧团女高音歌唱家黄华丽的独唱,首师大音乐学院院长李刚的指挥,以及该校青年民族乐团、青年合唱团的演绎,撼动着每一位走进音乐会的观众——无论他有没有看过87版《红楼梦》。

红楼梦回故乡了

“追梦红楼”,合唱团男低音声部部长马博雅在苏州大学的黑板上郑重地写下了剧团的名字、指挥老师、演唱老师、演出团队,一如当年在高中出黑板报,认真劲十足。

今年已经大四的他,本来应该忙着找工作,但却义无反顾地投入排演。在大巴车里,他一遍遍地跟学弟、学妹们说,要珍惜每一次演出,留下美好的回忆。

而去年11月底到江苏五校(南京艺术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扬州大学、苏州大学)巡演,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因为“红楼梦回故乡了”——红楼梦写的是金陵(南京)的故事,林黛玉的老家在扬州,苏州是曹雪芹曾居住之地。

扬州大学学生和合唱团合唱《葬花吟》,100多人围站在舞台的三面,效果与立体声无异。哀婉缠绵的歌声、古朴悠扬的音乐打动了每一位观众,场下的外国专家忍不住大赞“wonderful(精彩)”。

李刚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音乐的魅力在于用声音感动人。红楼梦故事本身的厚重,加上作曲家王立平老师历时4年精心的创作,“只要音乐一响起,全场肃然起敬,即使不了解《红楼梦》的人也一样,观众被迅速地带入音乐中,与之产生共鸣”。

正是凭借着音乐的魅力与传承经典的担当,“追梦红楼”征服了对87版《红楼梦》并不熟知的“90后”。场场爆满、散场后观众不愿离场,主动与剧团学生交流……并不是江苏五校演出中独有的现象。在清华大学,一个学院仅有200张票,竟吸引了700人前往排队领票。而更经常发生的是,演出结束的次日,图书馆中的《红楼梦》被抢借一空。

与红楼梦结缘的学生

《红楼梦》也在演员们身上,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丁晓嘉是二胡二声部的演奏者之一,“小学的时候,第一次看87版《红楼梦》完全不知道演的是什么,只看见一群穿戴华丽的人一会儿吃饭,一会儿去逛园子,没有什么意思”。而现在,音乐带着她重新赏读87版经典。“表演中最后一首是《葬花吟》,合唱团的同学唱到‘天尽头何处有香丘’,黛玉含怒问天的画面一下子出现在我脑海中。”

因排演而痴迷《红楼梦》的学生不在少数。一位民乐团中的男生过去不爱读名著,如今却可以滔滔不绝地讲述《红楼梦》书中原话以及读书见解。担任大提琴声部的一位同学常在上课前半小时用手机看《红楼梦》,小小的手机屏幕前不一会儿就有一圈人围观。

“学艺术的孩子本身并不一定喜欢文学。”从第一场演出就持续参与的合唱团团长韦耿薇如今已是研二的学生了,和团队中很多人一样,最初她是“被抓来完成任务的”。后来,她成了合唱团团长,师兄顾洪来成了合唱团指挥,就有了引领演员的任务。翻看原著成为他们时常的工作。

“‘花谢花飞’表现出一种苍白无力的感觉,‘飞满天’就像寻遍整个世界都找不到一个懂得我的人……”顾洪来、韦耿薇对着演员们一字一句解释,这么做是为了让他们明白每句词在音乐中所表达的情感,因为演员发声的轻重缓急都会影响到观众对作品的理解。

韦耿薇一直记得剧团中退休教师郑福民说过的一句话,“我平时对你们非常严厉,是因为不想你们对不起这个伟大作品”。

用音乐传承经典,不经意间,他们身上还背负着大学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传播民族经典音乐的责任。

红楼梦可以一直演下去

男儿有泪不轻弹。然而,真正到了挥别的那一刻,马博雅还是没有忍住男儿泪,“‘追梦红楼’陪伴了我4年,这4年不光是对红楼梦、对组曲的追梦,也是对自己成长的追梦”。

“音乐学院有音乐表演学生和师范生,尤其是前者时常要登台表演,给学生提供一个艺术实践的舞台,对于他们的舞台表演、音乐会策划、作品演绎等都是很好的锻炼。”李刚说。

剧团目前有120多名演职人员,每年都有学生毕业,每年也都有“新鲜的血液”加入。本科低年级学生进入民乐团者居多,合唱团以研究生为主。像韦耿薇一样,从第一场演出参加至今的学生,还有五六人,他们留在本校读研究生,成长为团队的主力,帮教师分担着传帮带的工作。

“全国有许多大学、城市,专业乐团有自己的演出季不能一一兼顾,其实‘追梦红楼’可以永远演下去。”李刚说,“而且,团队已经实现了学生自我管理,100多个孩子、两三位老师带队,让人很放心。”

几十斤重的定音鼓要两人抬,合唱台要组装……这些重活由团队中的男生包揽。每个声部都有声部长,每个乐器的不同声部还有分管负责人,从上车到下车,从上台到下台,服装、谱子,包括点名,演员们都要向声部长汇报。

这个初衷为学生搭建施展器乐、歌唱才华的平台,给人带来的远不止是艺术上的提高,学生们为人处事上的认真品质也在点滴中锻炼出来。

民乐团团长吴段被大家称作“中国好团长”。每次演出前,他都要拿着校音器给每个人的乐器校音,而下了台,他还照顾着民乐团演员的饮食起居。有一次,演出完已经晚上十点多,为了确保每个人都回到了房间,他拿着点名册挨个儿敲门点名,忙到半夜。第二天早上出发时吴段没能及时起床,万分自责之余,竟萌生出“退位让贤”的念头。所有人都表示理解,并劝他打消这个念头。

演员在成长,音乐会在成熟……如今的“追梦红楼”已经奔向第4个年头。在新的一年里,他们计划走进全国音乐院校、理工科大学,期待在没有艺术专业开设的高校中,博得更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