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创客的“玩票者”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摘要:眼下,在许多人眼中,创客可谓是一个相当时髦的热门词汇。但是,在真正动手的学生眼中,这个词一点都不神秘。他们说:“创客就是提供一个平台让人们去做有趣的东西,是创意的分享。” 正文

6月14日,下午五点,2015中美青年创客大赛北京赛区选拔赛即将进入评委打分阶段,清华“靠谱”团队正在紧张地进行最后的调试。

“你们做的是智能灶台吧?”看见一圈幽幽的红光,前来串场的同学猜想。

“是的。”王莉媛一愣,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锅子是放在上面吗?加热会不会化?”那位同学追问。

“对,放上面。不会化的。”龙嘉裕顽皮一笑。

“请问你们做的是什么?”不一会儿,又有人好奇地凑过来。

“噢,是智能烟灰缸。”何爽随声应答。

……

他们一边认真地准备着比赛,一边认真地开着玩笑。

就是这款形似燃气灶、烟灰缸的作品,帮助他们拿下了此次大赛的一等奖,获得了3万元奖金,成为5支获奖的清华创客团队中成绩最好的一组。今年8月,他们还将作为中国的创客团队之一,参加2015中美青年创客大赛决赛的角逐。

人无我有

在评委打分的前一刻,一双手拉开了“易拉宝”。

终于等到了谜底揭晓的时刻。

“原来是一款音乐设备呀。”望着火苗一般的LED灯,四个悬浮旋转的碟片,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这一场景,听到碟片向左右倾轧带来的音效变换,在场的人真的很难相信,“它是DJ混音台和光控台的混合体”。

更重要的是,它是“智能”的。“在酒吧里看见DJ调音、打碟是一件很酷的事,但他们仅限于表演,音乐都是提前输入的。使用我们的装置,DJ可以根据现场改变音效、灯光,这会让现场更酷、更有科技感。”龙嘉裕说。

所谓的“酷”从小细节可以看出。酒吧里的碟片都是安放在唱机上,随着机器轮转;而他们利用了磁悬浮的原理,让碟片悬浮于底座10厘米之上,“就像是四个银光闪闪的小飞碟”。

为了视觉上的美观和便于理解,他们还将项目组的吉祥物——电影《冰雪奇缘》中的“冰雪皇后”放在装置上,漂浮在半空中的“冰雪皇后”翩翩起舞,周围的观众们看得赏心悦目。

可是要说到他们的创意从何而来,五个“90后”挠挠头,“我们就是想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东西”。

于是,比赛前5天,五个小伙伴捏着各种颜色的太空泥,使劲地找灵感。智能背包,可穿戴的手环、首饰……突然间跳跃到用磁做软体机器人,又被打消。

“几乎所有智能开发能做的产品,前人都有涉猎,只是体验不好。”何爽说,“之前看到一篇三联的文章,说‘玩是中国人稀缺的一种精神’,我们就想到做一个好玩的东西。”

再次开动“90后”的跳跃式思维,开发一个又炫又酷的音乐设备的点子,从他们的脑海里蹦了出来。

“老大,这个可不可以做?”三个萌妹子问道。

负责程序设计的王运涛低调而又自信地回答:“这个可以有!”

“秒组”的团队

别看他们捧回了创客大赛的大奖,可实际上,这只是他们“创客的第一次试水”。

大赛的通知5月份就发出了,而他们的团队却是在6月2日当天“秒组”的。

“我们原来就在其他项目上有合作,因此,即便是马上组合在一起,也能实现‘无缝对接’。”王莉媛说。

采访当天,在清华大学FIT楼略微有些凌乱的实验室里,他们的站位也很有趣,地板上的中轴线恰好把这个团队里的成员们分为技术组和非技术组。

技术组共两名男生。王运涛是组里的“老大”,负责程序开发,经常穿着一件印有“靠谱”字样的灰色T恤。清华计算机系硕博连读的他有一个“靠谱”的创业梦。朱海潮,人称“潮哥”,北京邮电大学通信工程专业的本科“学霸”,慕名来清华普适计算实验室做实习生,负责硬件设计。

非技术组有三位女生。何爽负责交互设计,龙嘉裕负责工业设计,王莉媛负责产品设计。她们是组里的“开心果”,被一向少言寡语的“潮哥”称赞为“美丽贤惠有智慧”。

谈到“秒组”的成功,还离不开三人的专业——信息艺术设计交叉学科。据何爽介绍,这是一个隶属于清华美术学院、计算机学院、新闻学院的培养项目,班里同学的本科背景各不相同,有计算机、电子、机械、信息安全、化工、设计等多个专业。

“我们要上三个学院的基础课,然后根据自己的偏好选择某一学位课程,拿某一学院的学位。举个例子,我们也许一起从美院进来,但毕业时大家有的拿新闻学硕士学位,有的拿计算机科学的学位,有的拿设计学的学位。”何爽说,正是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不同专业的学生合作成为“家常便饭”,彼此也很明确在团队里的位置。

与时间赛跑

虽然是清华骄子,毕竟也食五谷杂粮,比赛中别的团队所受的苦,他们也要承受,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大的障碍是时间。比赛只有48个小时,基本上熬了两宿,做完外面天都亮了。”王莉媛回忆说。

即便是这样,他们在时间上还是做到了“无缝对接”。因为团队里有一个生物钟与众不同的人,那就是龙嘉裕。“其实我就是不能熬夜,但醒得特别早。”通常,别人熬了一宿刚躺下,龙嘉裕正好醒来,“读完刚才的聊天记录,继续做大家留下的活儿”。

比赛的第一天,可把她累坏了。听说大赛提供的硬件先到先得,龙嘉裕早上五点多就去会场排队。“路过志愿者的帐篷时,里头的呼噜声都能听见。”足足等到下午一两点,她终于以首发优势,“抢”到了大赛全程协办方英特尔提供的Galileo工具包、Edison平台等,为团队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真的是又忙又累的节奏。”龙嘉裕说,由于清华校园较大,去食堂要骑自行车,他们干脆在校门外的小馆子里解决正餐。“三天至少吃了三顿鱼,每餐必有拍黄瓜、土豆炖排骨,点的菜每次几乎都一样,没时间去动脑子。”

不过,最逗的还数王莉媛和龙嘉裕这对“吃鱼联盟”。“小龙说好吃,莉媛就觉得好好吃,看到她俩不停地吃,大家都觉得好有趣。”

与时间赛跑,他们仍然不会放过每一次玩的机会。就要上台领奖了,他们惊讶地发现,原来大家用的都是iPhone,而且恰好从四代到六代。“好吧!出场顺序就按手机辈分从低到高来。”

领奖的时候,镁光灯对着他们一阵闪烁,而此时他们也淡定地掏出手机,对着台下的评委一阵狂拍。那一刻,他们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观众。

“我们就是这样一群人,工作起来很严肃、很专业,但平时玩起来,也不是一般人印象中清华学生该有的样子。”何爽笑着说。

“那么,你们理解的创客是什么?”记者问。

“创客就是提供一个平台让人们去做有趣的东西,是创意的分享。”

“我觉得创客还有一个特点——即兴开发。”

……

他们说:“创客就是玩。其实,我们就是创客的玩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