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深度解读 > 正文
黄热病危机迫在眉睫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6:55       
摘要:随着近30年来最大规模的黄热病疫情继续在安哥拉蔓延,科学家警告说,全世界对于这场或将成为公共卫生灾难的疫情并未作好充分的应对准备:这种致命感染在城市重新出现,并且给疫苗储备带来压力。



在黄热病疫情暴发后,当地人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排队等候接受疫苗注射。图片来源:Joost De Raeymaeker/EPA


随着近30年来最大规模的黄热病疫情继续在安哥拉蔓延,科学家警告说,全世界对于这场或将成为公共卫生灾难的疫情并未作好充分的应对准备:这种致命感染在城市重新出现,并且给疫苗储备带来压力。


过去,黄热病病毒在城市中引发了破坏性极强的疫情,但到上世纪70年代,其在城市地区的蚊子媒介——埃及伊蚊在全球大部分地区被清除。疫苗项目也帮助将这种病毒限制在丛林中。然而,由于防控措施的规模缩减,目前埃及伊蚊在人口密布的热带和亚热带城市重新出现。在这些城市,很多人都未接受过疫苗注射,而安哥拉的形势掀起了关于这种病毒可能准备从丛林中逃脱的新一轮恐慌。


最糟糕的将是黄热病在亚洲站稳脚跟。难以理解的是,尽管这里拥有黄热病暴发的理想生态条件,但它从未在此生根。“我们不知道这是否会发生,但如果发生了,它将成为一场公共卫生的灾难。”在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研究蚊媒疾病的Duane Gubler表示。


在南美和非洲部分地区流行的黄热病,每年至少导致6万人死亡。很多被感染的人能快速痊愈,但一些人会出现黄疸、腔道出血以及致命的器官损伤。


世界卫生组织(WHO)于2006年发起的一场运动,加快了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步伐,并在非洲很多高风险国家引入儿童常规疫苗接种。然而,疫苗接种率仍然很低。安哥拉疫情指向了黄热病构成的持续风险:去年12月,它开始于首都罗安达,并自此扩散到该国18个省份中的6个。根据官方说法,约490人被感染,198人死亡,尽管实际的数据可能要高很多。


直接引发人们担忧的是,这种病毒可能扩散到更大的非洲城市中心,正如在此前暴发的最大规模黄热病疫情中所出现的那样。1986年,疫情开始于尼日利亚,最终导致11.6万人感染、2.4万人死亡。


美国爱荷华州纽琳基因公司首席科学官、黄热病和疫苗专家Thomas Monath表示,如今非洲城市人口比上世纪80年代要多很多。在安哥拉被感染的人已将病毒携带到肯尼亚、毛里塔尼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尽管这尚未引发新的疫情。


在瑞士日内瓦协调WHO流行病控制小组的William Perea认为,只要该病毒主要局限于非洲小规模的疫情暴发,全球疫苗生产(每年刚好超过4000万剂量)应当足以补充应急储备,并且抑制疫情。


不过,令人担心的是,黄热病会遵循和诸如登革热、基孔肯雅病、寨卡等其他没那么严重的蚊媒疾病一样的路径。这些疾病已在城市中成为大规模流行病,并且同埃及伊蚊的死灰复燃存在关联。


科学家正试图评估这一风险,部分原因在于关于黄热病病毒的研究少之又少。例如,在南美,尽管出现了地方性的丛林黄热病和埃及伊蚊大批滋生的城市,但城市疫情几乎从未听闻。这可能是因为猴子和丛林蚊子的数量要比非洲少,同时生活在丛林中及附近地区的人们拥有相对较高的疫苗接种率。巴西Evandro Chagas研究所所长、传染病专家Pedro Fernando da Costa Vasconcelos介绍说,和登革热等其他病毒相比,黄热病似乎没有那么容易被埃及伊蚊传播。


无论如何,WHO估测,和过去50年里的任何时候相比,南美目前面临着发生城市流行病的更大风险。疫苗注射仅在该病毒地方性流行的区域得到官方推荐,因为这种疫苗有约十万分之一的概率会产生严重、有时是致命的副作用。这意味着在巴西人口稠密的东海岸,极少有人接受疫苗注射,因为此地属于黄热病病毒在该国并不流行的区域。


在亚洲,黄热病的“缺席”令人不可思议:这片大陆有猴子、蚊子以及被视为病毒传播理想条件的气候。更重要的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受感染旅行者已多次将该病毒带入这个地区,而且亚洲人口对于黄热病并未有任何特定的抵抗力。


Gubler表示,一种假设是登革热和其他相关虫媒病毒株已在亚洲盛行了几个世纪,因此它们提供了对抗黄热病的交叉保护。同时,病毒载量已被减少到低于维持蚊媒疾病周期所需的水平。不过,Gubler警告说,随着近年来大城市和蚊虫滋生的贫民窟大肆增加,亚洲远离黄热病病毒的过去可能无法为将来提供指导。


Monath介绍说,安哥拉疫情引发高度关注的原因还在于,来自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数十万人目前在安哥拉和非洲其他处于疫情暴发风险中的地方工作,而且很多人并未接受疫苗注射。其中一些人在从安哥拉回到中国南方后,已经因黄热病而病倒。(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