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深度解读 > 正文
逆戟鲸:退而难休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6:55       
摘要:如何让一头5吨重的鲸“退休”?这是今年3月美国海洋世界作出停止圈养其照看的29头逆戟鲸的历史性决定后,一些倡导者和科学家一直扪心自问的问题。尽管该主题公园的运营商表示,将让这些动物继续留在它们的场所内直到死去,但一些团体想把它们送到海洋中的避难所。问题在于,此类避难所目前并不存在。




生活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海洋世界的逆戟鲸 图片来源:WOLFGANG KAEHLER




如何让一头5吨重的鲸“退休”?这是今年3月美国海洋世界作出停止圈养其照看的29头逆戟鲸的历史性决定后,一些倡导者和科学家一直扪心自问的问题。尽管该主题公园的运营商表示,将让这些动物继续留在它们的场所内直到死去,但一些团体想把它们送到海洋中的避难所。问题在于,此类避难所目前并不存在。


不过,这些团体正在制定计划。约30位科学家、兽医和工程师日前宣布,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非营利性机构——“鲸避难所项目”(WSP)成立。该团体正沿着北美海岸寻找避难所的位置,包括能被隔离开来的小海湾和小型群岛,然后再筹集资金。其他机构也提出了类似想法。


然而,批评者认为,此类计划并不成熟,而且可能无法真正帮到逆戟鲸。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生理学家Shawn Noren表示,将一辈子都待在无菌混凝土贮水池中的逆戟鲸放到一片充满了各种生物的海洋中,而且这种状况是它们此前从未遇到过的,这不仅会给这些鲸带来危险,也会对此前没有鲸存在的生态系统造成威胁。同时,花费也是巨大的——可能需要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Noren说,这些挑战“是难以想象的”。


曾经的尝试


建立逆戟鲸避难所的尝试此前曾进行过一次。1998年,倡导者将一头名为Keiko(1993年上映的《威鲸闯天关》影片中的明星)的杀人鲸装到一架大型军用货机中,并将其运送到冰岛西南海岸一个遥远的荒岛海湾。和“自由Willy-Keiko基金会”一道工作的人们希望,最终能让这头20岁的鲸返回开阔的海洋。不过,他们首先得为它在大海里建造一个家。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工作人员用泡沫填充的塑料管造出一片海洋。它被一张深网包围,约是一个足球场大小的三分之二,并且由100多吨的链条固定在海底。约一年半以后,该基金会打开Keiko的网箱,让它接触整个被300米长的网隔离起来的小海湾。不过,恶化的天气和强大的水流经常袭击这片海湾,不断磨损着网绳并将螺栓从海底拔起。


随后便是照顾这头鲸的艰巨任务。该项目海洋作业负责人、如今又参与了WSP的Michael Parks介绍说,在全盛时期,该机构雇佣了20多人,包括兽医、安全管理员和训练师。其中,训练师教Keiko自己觅食,并且在带它到开阔的海洋中散步时,乘船陪着它。这片海湾无法通过陆路到达,因此所有事情都得通过船来解决,包括成吨运送冷冻的鲱鱼,以满足Keiko每天要吃300条鱼的胃口。据估测,每年的开支为300万美元,而Keiko在那里待了将近4年。


2002年,Keiko被给予更多机会接触开阔的海洋。它很快加入到一群野生逆戟鲸中,并永远地离开了这片海湾。卫星追踪显示,它去了挪威,但继续在寻求同人类的接触,并且从未和它的野生“亲戚”完全融合在一起。2003年年底,Keiko因肺炎死去。自此以后,建立逆戟鲸避难所的尝试再也没有进行过。


美好的构想


WSP主席、生物生理学家Lori Marino领导的团队希望改变这一切。通过自身学术研究帮助证实海豚具有自我意识能力的Marino,在约10年前成为反对圈养的倡导者。她构想了很多能容纳若干头逆戟鲸的避难所。它们通过在岛屿之间拦上网或隔离出一片小海湾得以创建,但要位于一个比较平静的位置。Marino介绍说,这种围场“将尽可能地开阔、自然”。“它永远不会完美,但和主题公园比将大不一样。”虽然避难所无法复制逆戟鲸的社会生活,但至少它们能通过声学和野生逆戟鲸交流,就像Keiko所做的那样。


不过,圈起一片水域只是开始。Marino还构想了用于医疗照顾的特定区域、游客教育场地、食物准备中心以及员工住宅。“在某些方面,我们不得不复制海洋世界已经拥有的东西。”她说,“我们得作好照顾它们余生的准备。”据Marino估计,每个避难所的花费会达到2亿美元。目前,她正在向富有的捐赠者们,甚至可能是海洋世界本身寻求帮助。


Howard Garrett认为,他能以更少的支出做到这些,至少对于一头鲸来说是这样的。Garrett是总部位于华盛顿州弗里兰的一个小型非营利性机构——“逆戟鲸网络”的联合创始人和负责人。该机构一直试图将一头名为Lolita的逆戟鲸从迈阿密水族馆移走。自上世纪70年代,这头鲸便生活在那里。该机构已选好了地方—— 一个位于华盛顿州圣胡安群岛的宁静海湾。


Garrett的构想要相对简单。当地鲑鱼养殖场为Lolita提供大部分食物,而工作人员仅限于饲养员和偶尔来访的兽医。据他估计,创建该围场并将Lolita安置过来的花费在100万美元左右,照顾它则每年需要约25万美元。


对Marino来说,她认为,Garrett团队并未开展恰当的环境评估,并且极大低估了开支。不过,批评者表示,两个团队都将事情简单化了。


仍是一场“白日梦”?


“我们都赞成退休的想法。”海洋世界首席动物学官员Christopher Dold表示。他还是一名海洋兽医,同逆戟鲸打了20多年交道。Dold认为,主题公园的鲸已过上舒适且刺激的生活,将它们移到海洋围场中会很危险,对于逆戟鲸和周围环境来说均是如此。“我们不愿意以牺牲杀手鲸的健康和幸福为代价,开展此类试验。”


Dold还以风暴对Keiko所在围场造成的损害以及污染、船只噪音和疾病带来的威胁为例,认为海洋具有不可预测性,因为这些对于圈养鲸来说都是未曾遇到的。不只是环境会对逆戟鲸产生影响,反之亦然。“人们讨论的是将杀手鲸安置到它们通常并不会生活的地方。”


Noren表示,“假如它们吃掉当地野生动物,又会怎样?所有鲸产生的粪便又会造成何种影响?”


此外,Noren说:“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动物想要什么。”在Keiko移居冰岛前,Noren曾在俄勒冈州一家水族馆与其“共事”,研究它的潜水行为和新陈代谢。“它会透过窗户盯着我们看,即便是在我们的试验完成后。我们是它的社会伙伴。”Noren表示,“谁知道它是否真的想去冰岛?你无法进入一头杀手鲸的大脑,看看它在想什么。”


随后便是开支问题。“这有点让我生气。”研究野生海豚的马萨诸塞大学动物行为学家Richard Connor说。在他看来,拯救全球受到威胁的鲸和海豚需要更多资源。“我更乐于看到钱花在保护海洋区域和开展基础科研上。”不过,Connor表示,此类避难所或许能开启新的研究机会。


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渔业及海洋部海洋哺乳动物学家John Ford对此表示赞同。已对生活在自然环境下的杀手鲸研究了40余年的Ford认为,在海洋情景下研究逆戟鲸的发声和进食模式要更加准确。同时,和在开阔的海洋中相比,科学家在海洋避难所中能更好地接触逆戟鲸。他们可以把记录器固定在鲸身上,甚至能采集呼吸样本,而这些事情在处于有限空间的受训动物身上更容易实现。


不过,就目前来说,让海洋世界的29头逆戟鲸以及全球水族馆和主题公园的其他27头逆戟鲸“退休”仍是一场白日梦。海洋世界表示,其关注的是改善逆戟鲸的圈养栖息地,让它们生活的贮水池更具刺激性,并且更接近自然。反对圈养倡导者还将继续游说海洋世界和其他机构,让海豹、海豚等更多海洋哺乳动物“退休”。


同时,保护工作将不会止于海洋动物。在芝加哥林肯公园动物园监管类人猿研究并且是一家黑猩猩避难所委员会成员的Stephen Ross表示,无论是逆戟鲸、黑猩猩,还是大象,“动物的认知能力越发达,在考虑将它们安置到何种环境中时就不得不想得越多”。“这些问题一直都存在,只是现在进一步显露出来。”(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