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军事 > 正文
拥抱军事体育“黄金时代”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2-30 11:14       
  全军军事体育训练如火如荼,训练改革力度不断加大,《军事体育训练大纲》试训任务在全军和武警部队300多个旅团级单位稳步推进,大纲草案不断修改完善,全军依托院校专业化培养军体人才的路子越走越宽——
 
  “不先审天下之势而欲应天下之务,难矣!”时移势变,因势定策,乃运筹国家方略之道;辨势习策,同心共济,是决胜国家未来之途。
 
  随着世界军事变革不断加深,伴着强军兴军的铿锵步履,军事体育顺势而为,迎来新的机遇。当前,官兵对军事体育的需求呈现许多新特点,军队改革也给军事体育的发展提供了许多新平台。
 
  穿越岁月的浩荡洪流,历经改革的时代风云,眼下无疑是军事体育发展的黄金时期,因为在崭新的起点上,我们能从历史眺望未来。
 
  回顾人类发展史,军事与体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战争,需要身体强健、性格彪悍、勇猛顽强、技艺不凡而又能吃苦耐劳的战士。自古至今,由于体育训练能够增强体质、磨练意志、提高技能,因此成了军队提升战斗力的重要手段。
 
  在中国古代,兵书《六韬》主张将“有大勇力者”、能“逾高绝远,轻足善走者”“负重致远者”等不同特长的士兵分别编队;《吴子》提出“一军之中,必有虎贲之士,力轻扛鼎,足轻戎马,搴旗斩将,必有能者”。到了现代,美军提出,要将作战部队的官兵打造成“作战运动员”;俄军认为,体能准备是作战准备的基本构成,体能训练的目的是保障军人体能状态能够满足遂行作战任务的需要。
 
  这些充分说明,不论是在过去冷兵器时代、火器时代,还是在现代高技术战争中,军人都需要有强健的体魄。基于这一认识,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身健体的火热氛围——
 
  武警某部针对新兵体质差的现状,外请高人,内挖能人,夯实新兵体能根基;驻守滇西高原的陆军某旅,借助驻地热带山岳丛林环境,经常组织以体能竞技为主的综合演练;厦门警备区“海岛钢四连”,借助岛上地形,把台阶、交通壕、地下通道等利用起来,创新开展形式多样的体能训练……
 
  军事家蒋百里有言:“没有稳定意志品质的士兵,连行军都困难。”不具备过硬心理素质,打赢无疑是一句空话。二战时,盟军船队屡遭纳粹潜艇袭击,许多水手葬身海底,极少数人得以生还。救生专家研究发现,生还者不一定是那些健壮的小伙儿,而是那些心理素质好、意志坚定的人。
 
  未来,战争发生的突然性、作战节奏的快速性、作战空间的广域性、作战环境的严酷性,对军人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基于这一判断,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心练胆的喜人局面——
 
  东部战区陆军某师引进虚拟现实技术,在动感座舱里,战士们戴上“VR头盔”进行战争“预实践”,锤炼心理素质;某部参与研发的智能军人心理测评训练系统投入使用,推动心理训练进入数字化阶段;武警广东省总队总结出“官兵自我心理调适10法”,组织正向心理暗示、跳心理健康操等活动。
 
  曾几何时,“高技术战争条件下直接对抗减少,身体素质已经不那么重要”的观念在部队并非没有市场。但这是一个误解。新军事变革引领武器装备不断升级换代,原有人与武器的结合方式被打破,充分发挥新装备战斗效能对人的身体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些特殊岗位的军事体育训练要求更精细、更复杂。
 
  “军无习练,百不当一;习而用之,一可当百。”军人要锤炼能打胜仗的体魄,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基于这一理念,这一年,我们在座座军营,看到了广大官兵强能精武的美好图景——
 
  南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将体能训练的内容与各个专业单兵操作和战术训练结合起来;陆军步兵学院将战斗体能推上日常体能训练前台,每周一次战斗体能3公里,每月一次20公里,每季度一次50公里;武警猎鹰突击队引进功能性体育训练,针对武装泅渡、越障等军事技能课目开展专项和极限体能训练。
 
  培根说:“黄金时代在我们面前,而不是身后。”从颁发《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纲要(2015-2020年)》,到《军事体育训练大纲》在部队试行;从训练伤早期综合防控试点,到“军人通用体质健康评价标准”在部队试用;从全军第一套士兵健身操正式推广,到两会人大代表提出“构建符合现代战争特点规律的体能训练体系”……军事体育的“黄金时代”悄然来临。
 
  比尔·盖茨说:“每天早晨醒来,一想到所从事的工作和所开发的技术将会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和变化,我就会无比兴奋和激动。”当前,我军转型发展将带来战斗力新的裂变,广阔舞台等着我们去施展智慧与才华,这是难得的历史机遇期。在军事体育的“黄金时代”,我们要勇于“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