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创作者要与塑造的人物“心灵相通”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0-30 14:45       
    文化部艺术司组织举办主旋律题材人物塑造研讨会。欧阳逸冰、王安奎、宋宝珍、刘平、陈曦等专家学者与会,围绕戏剧主旋律题材人物塑造所涉及的创作思想、创作态度、创作方法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论述。会议由文化部艺术司艺术研究处处长王华宇主持。
    
    应有什么样的创作思想?
    
    与会者结合理论与自身的思考,对主旋律的概念进行了深入的辨析与阐述,认为这是进行主旋律题材创作实践、评论、理论研究的前提。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原院长、剧作家欧阳逸冰表示,主旋律作品不是政治宣传的代名词,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主旋律作品,能够表现历史发展的趋势,表现时代的精神,表现人民的愿望作品,就是主旋律。中国艺术研究院戏研所原所长王安奎认为,理解主旋律作品应该秉持比较宽泛的理解,传达正能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作品就符合主旋律作品的要求。“英模人物题材、革命历史题材都应该算在主旋律作品的范畴。主旋律戏剧代表着一个国家戏剧创作的主流,是民族文化发展的重要方面,体现了时代的社会价值观,是传播精神文明的渠道。在每一个民族、每个时代都是不可或缺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平说。
    
    如何创作好主旋律作品中的人物?与会者结合豫剧《焦裕禄》、评剧《母亲》、河北梆子《李保国》、话剧《谷文昌》《麻醉师》等具体作品分析,提出主旋律的人物应赋予内涵与精神高度。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认为,主旋律作品要塑造具有时代特点的民族脊梁式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是源于人民却高于常人的精神境界。在人物塑造上,要有丰富深刻的人性内涵,如果时代环境都没有表达好,人物所产生和所表现的内涵,观众会有悬隔感。“我们要挖掘现实人物当中人性的光芒和诗意的表征,对心理和精神内涵深层次开掘。”欧阳逸冰认为,戏剧是通过主人公的命运走向来表现主旋律的情感和思考。他举例说,河北梆子现代戏《李保国》中主人公“把我变成农民,把农民变成我”体现出时代的进步、独特的思考。《焦裕禄》成功呈现了主人公个性、人性和党性的统一。
    
    应持什么样的创作态度?
    
    会上,专家们均表示主旋律戏剧创作能否成功,所具有的创作态度极为关键。
    
    首先,创作者要响应号召,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处长陈曦认为《谷文昌》的编剧白皓天带着团队去福建东山多次,走遍了每一个角落,这是一个很好的创作剧本的过程。作为创作人员,只有响应国家号召,真正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了解到所要塑造的人物真正的生活、他内心所想,才能塑造出好的作品。欧阳逸冰说,主旋律题材中所塑造的主要人物要放在人民中间,体现他和人民的关系,在他和人民的关系中挖掘这个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其次,创作者应该达到与所塑造人物“心灵相通”的境界。王安奎说:“如何写好历史人物、先进人物,大概要达到这样的境界——读懂人物,和他产生心灵共振。”“你与你写的人物是心灵沟通了吗?精神认同了吗?你是不是用了你整个身心拥抱了笔下人物的灵魂呢?如果只是把它当做一个项目怎么能写好那个人物呢?你都自己不感动又怎能感动观众呢?”宋宝珍发问。欧阳逸冰认为,成功的人物塑造必然要求创作者先对剧中人物有深刻理解。
    
    再次,要注重作品的打磨与严格要求。与会者表示《焦裕禄》《麻醉师》是文华大奖作品,都是打磨多次而成。陈曦认为,打磨作品过程中,要始终坚持追求真实、敢于触碰矛盾。刘平呼吁,要进一步加强对主旋律题材文艺创作的扶持机制,对艺术性严格把关。
    
    应用什么样的创作方法?
    
    与会专家表示,近年来的主旋律题材文艺创作包括戏剧,创作现状有了很大的进步和发展,艺术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同时,仍存在一定问题,如创作非常多,但是成功的不多,部分作品仍然缺少动人的鲜明形象,缺少可信性。王安奎与陈曦的体会是,现代戏当中的英雄人物难写和现阶段的社会思潮、社会背景存在关系。
    
    而对于创作此类题材人物中应运用的技巧、方法,与会者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一要塑造好人物的性格特点。刘平表示,主旋律戏剧题材的创作应从社会问题剧向真正艺术创作这个层次迈进。宋宝珍认为,人物必须是鲜明、生动、真实、独特的,要有性格魅力,不是一个扁平化、符号化、概念化的意念体现,应该有个性化的行为方式和话语模式。
    
    二要处理好真实性与虚构性的平衡问题。不要太拘泥于一人一事,要做到大处不虚、小处不拘,要有情境当中真实的细节表现,而不是笼统地把它的事件叙说一遍。
    
    三要情节动人,符合艺术创作、戏剧创作的规则。有冲突,有悬念,找到抒情的场面,动人的细节,有引人入胜的感人场面来表达英模人物,不是居高临下的说教,而是把观众带入到令他们感兴趣的情境当中,以此感人。
    
    四要处理好英模人物平凡与崇高的关系。塑造人物不能走到神化的道路,避免类型化,要塑造人物内心丰富多彩的世界,不回避,甚至在缺憾和痛苦中更加展示人物的高大,更加展示人物内心精神的光芒。如《母亲》的结尾,主人公的孤独寂寞和抗战胜利的欢天喜地地庆祝氛围形成巨大的反差,在反差中表达了中国人民的胜利是用了巨大的牺牲换来的。
    
    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周汉萍与会并表示,同意专家们的意见。她希望创作者们解放思想,摆脱不正确的条条框框限制;端正创作心态,深入生活、走入社会,不能在象牙塔里想象这个世界;勤于学习,增强对事物的认识能力;勇于创新,精益求精,创作出更好更多的主旋律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