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传奇人物高又明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1-12 10:54       
  他,早年从戎,是陕西本土第一批加入同盟会的会员,与井勿幕等豪杰志士筹划召开了同盟会陕西分会第一次会议;他是陕西同盟会渭北秘密据点“柏氏花园”的负责人,参与策划了“密祭黄陵”活动。
 
  他,秘密学习制造炸药火炮。孙中山先生对他委以制造军火的重任,并亲书“博爱”条幅相赠。西安辛亥起义,他任军政府军械官,他制造的“麻辫子”炸弹威震战场。他曾在国民二军任兵工局、火药局、铸造局三局局长,统筹军火军需,被誉为西北军火第一人。
 
  中年后,他投身商界,与友人创办阿房宫电影院、西京国货公司、西北饭店等实业,发展民族工、商、文化事业,被誉为西北工商文化界范蠡式的人物。
 
  他收集保存的辛亥文物及撰写的著作,是研究中国近现代历史的重要史料。
 
  他还是一位学识渊博、精于鉴赏的收藏家,任“长安青门斋”顾问13年,他收藏的珍贵文物字画16件被陕西的博物馆收藏。
 
  他有着丰富、卓绝而又传奇的人生经历。他就是高又明。
 
  高又明(1886-1951),名明德,字又明,晚年号师佛子,生于陕西泾阳县王桥镇高家堡村。家中排行老大,其父高一龙,以农为业,兼行医道,颇具侠义之风,因邻里债务事打抱不平而得罪某豪绅,被迫出走。12岁的高又明担当起家庭的生活重担,到本县的柏森家当书僮,为小主人柏筱馀(10岁)伴读,后曾就读于三原的宏道学院。少年时又明先生即具有强烈的反清思想,喜欢结交进步人士。1903年因柏家商务之事赴四川,结识了进步青年熊克武、但懋辛等;并与陕西同乡井勿幕相识,极其相近的少年求学经历和志同道合的志向,使井高二人相互敬慕,为寻求富国强民之道,两人约定:井去日本留学,求救国之道;高返陕联系志士同仁,以伺机而动。
 
  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冬,井勿幕奉孙中山先生之命,由日本回陕,组织陕西同盟会。高即由井介绍加入同盟会。1906年高和井等人筹划在三原柏筱馀家的宅院召开了同盟会陕西分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又明先生积极支持井勿幕“联合会党、刀客,共同反清”的主张,并介绍会党首领吴虚白与井结识。经过会谈讨论,井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决定与会党联络。在1908年冬召开的同盟会陕西分会成立大会上,通过了联合会党、刀客共同反清的决议,使陕西的反清斗争取得了重大进展。
 
  “柏氏花园”是柏筱馀家的花园。因是私人园宅,管理严密,外人不能随便入内,因此,这成为同盟会在渭北秘密聚集的一个重要场所,同盟会的重要会议多在此召开。又明先生负责管理“柏氏花园”的革命工作。
 
  1908年,井、高等人在大雁塔旁召开会议,讨论贯彻同盟会纲领,筹划议定重阳节祭扫黄帝陵的活动。并于重阳节抵黄陵,共二十余人祭黄陵,明确提出了“扫除专制政权,建立共和国体”等政治主张。1909年,又明先生介绍柏筱馀、吴希真诸人加入同盟会;并与柏筱馀、纪时若等人在三原创办“勤公社”。1910年春,又明先生负责筹备召集“柏氏花园”会议。井勿幕返陕主持会议,订章程,拟计划。此次会议是奠定陕西辛亥革命基础的一次重要会议。
 
  辛亥革命时期,又明先生的贡献是多方面的,最突出的应是为革命党人制造军火。
 
  为制造和筹集军火,又明先生多次往返于陕西、汉口、上海等地。与宋教仁、于右任、陈英士、谭人凤诸先生过从甚密,并多次谒见孙中山先生。1944年出版的《西北革命史征》人物纪传中写道“(高明德)以西北军火无来源,函商沪总会派技士温自强来陕,从温学制炸弹,又随熊克武至沪,专习制造无烟火药及炸药等。辛亥西安反正,任军政府军械官,就地取材,制造地雷炸弹,东西战场,均资其力。陕党人以制造军火名者,又明实首倡之。”
 
  同盟会人反袁二次革命,宋元恺奉孙中山命由日返陕活动,在西安组织乐群学社(系中华革命党的秘密机关),又明先生积极参与其事。于右任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时,又明先生担任总司令部军械处处长兼第四路军军械处处长等职。
 
  1925年3月孙中山先生逝世,4月胡景翼将军病逝,情况突变,革命形势急转直下。又明先生由河南旅居北京,考察全国革命形势,以图后举。其间收集散落于民间的文物古迹。1930年,又明先生定居西安,创办了“广济大药房”。与友人窦荫三、寇遐、南汉宸、杜斌丞、韩望尘等人集资创办西安集成三酸厂、西安阿房宫电影院、西京国货公司等。张中平先生所著的《西风烈焰》一书写到:“1930年,为助杨虎城主陕需设招待所联络各方,张(德枢)即在西安最繁华的东大街今华侨商店处,创办了西北饭店,诚请为创建共和一起并肩战斗近二十年的老友高又明为总经理,西北饭店遂成三四十年代(编者注:上世纪)西安档次最高的大酒店。”又明先生在西北饭店经营最困难时出任总经理,经过一番努力,使经营走上正轨。难能可贵的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他们就喊出了开发西北的口号,在发起组建西北饭店的文件中写道:“西北宝藏丰富,地广人稀,赤俄为邻,时启窥伺。关心国是者,无不以开发西北为当务之急,而开发西北,必自开发陕西始,开发陕西尤必自开发西安始。”
 
  据民国二十九年十二月陕西省银行经济研究室编写的《西京市工业调查》知,西安集成三酸厂成立于民国二十二年,当时以窦萌三、张希仲、高又明、叶禹旬(又作玉田)为董事,主持日常业务。同时又选出了李霞若、孙善初为监察人,任命张希仲为经理,叶禹旬为副经理。厂址设在西安城内西部的香米园55号院内,面积约2400平方米。起初资金仅三千五百元,几年后即增至十二万余元,可见他们的善于经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公私合营后,由于制酸时的污染,三酸厂被停业转产,以后的石油化工厂及化工研究所使用的即其旧址。”
 
  文化学者、文史专家宗鸣安先生在《秦商入川记》中写到,“清末民初,有一位泾阳人叫高又明,他经商办实业既有成绩,同时思想也颇为进步……除去高又明先生的革命历程不提,仅就其研读经典,创业经商的成绩来说,称其为儒雅的秦商亦是名副其实。”
 
  先生爱好收藏,一些流失在民间的珍贵文物,因先生得以保存。又明先生的遗孀张彩珍女士先后两次向国家捐献了明朝龙泉高足碗、傅山草书立轴等珍贵文物多件。 2009年4月陕西举办书法展览,作为西安碑林书法中国主题活动年的首推展览。展品为馆藏多年珍品,其中就有张彩珍女士捐赠的又明先生收藏的文物。
 
  重阳节秘密祭黄陵是陕西的同盟会与各会党初步综合统一后,一次较大规模的重要联合行动,明确提出“誓共驱除鞑虏,光复故物,扫除专制政权,建立共和政体”,体现了同盟会的宗旨。当年祭黄帝陵时,高又明冒着风险把祭黄帝陵文稿抄录下来,日后保存在三原县寓所的书箧中。1948年又明先生写作《如是我见我知录》时,费尽周折将其找出,附录于该文中。1949年《祭黄帝陵文》全文收录于《西北革命史征稿》中,手稿原件现存陕西省政协文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
 
  《高季维传略》高又明撰于1944年,于1960年前后在《泾阳文史资料》《泾阳史话》上全文发表。文章详细记述了辛亥革命先烈高季维的事迹及靖国军在乾县大战陈树藩战役等。
 
  《泾阳柏筱馀先生纪念碑文》是又明先生1946年为安葬和纪念柏筱馀先生所撰并书写的,刻碑立于柏筱馀先生陵墓,碑文被收入《西北革命史征稿》等史籍。碑文详写了辛亥革命先贤柏筱馀的事迹及“柏氏花园会议”的经过。文后附录有于右任来信、《泾原故旧记》序及柏君之记述。
 
  1948年成稿的《如是我见我知录》是又明先生晚年撰写的辛亥革命回忆录,是研究同盟会在陕西早期革命活动的重要史料。西安市文联王民权在《〈如是我见我知录〉刍议》中写到:“《如是我见我知录》(以下简称《如是》),无疑是研究陕西辛亥革命的重要文献……关于这场革命的直接材料少之又少的今天,更显得弥足珍贵……
 
  祭黄帝陵是陕西辛亥革命前极其重要的活动之一,是陕西各种革命力量的一次聚首、检阅和再发动,史学界对其一直评价极高,其祭陵的形式以及这种形式所承载的内容,一向为人所关注。但是,有关这次活动的直接文字,就是这篇情真意切、文采斐然的祭文——《祭黄帝陵文》,而这恰是又明先生的《如是》贡献出来的。没有又明先生,没有又明先生这篇回忆录,这个活动恐怕很难被载入史册,即使载入恐怕也只是三言两语,缺乏质感。现在许多著作所引祭黄陵的文字,用的都是这个文本……其重要性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