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生物 > 正文
防控有害生物必先澄清三个基本概念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8-03-14 14:34       
  科学防控、综合治理、综合防治是有效防控有害生物的3个基本概念。
 
  如果说,有害生物科学防控是园林植保的宏观理念,综合治理则是中观举措,综合防治则是微观方法。认清三者之间的关系,园林植保才有可能真正实现绿色发展。
 
  科学防控的要害是生态调控
 
  自上世纪中叶以来,对有害生物防治方针的研讨,先是在农林病虫害范畴,继而扩展为各相关行业有害生物领域,从学界到业界先后经历过害虫综合治理(TPC)、害虫全部种群管理(TPM)、大面积种群管理(APM)、合理害虫管理策略(RPM)等多次演替。
 
  虽有角度不同、深浅各异的认知和表述,但都有一条力求与当时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主流形势相匹配和适应的“绿线” 主导——维系生物多样性。
 
  直至本世纪初,最终落点成为与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理念相吻合的“生态调控”——“以调节(协调)为手段维系自然界生物种群数量动态平衡”的自然防治。
 
  这一理念来之不易,是从对有害生物务必“完全消灭”的传统观念、以“坚决彻底扫除一切害人虫”为行动目标等演变而来。旧理念的实际结果往往是,在生产实践中“虫未灭,病未除,甚至越灭越多、越除越旺,化学农药越用越多,水、土、气等生态环境越来越恶化,城乡生态越来越脆弱……”
 
  通过深刻反思这种教训、改弦易辙,才有了今日科学防控理念的产生。
 
  科学的要义在生态,防控的关键在平衡。当今“地球村”的一切生物皆有平等的生存权利,自然界一切生物都应相容共处。对一切有损于人类生活质量、威胁人类生存环境的有害生物要“允许存在、约束发生、控制危害、杜绝灾害”,以调节手段,保持城乡环境各种生物食物链完善合理的生态平衡。
 
  综合治理与综合防治差异大
 
  综合治理是管理层面的防控方针,综合防治是技术层面的防治方针。虽只有一字之差,但目标、要求、内涵、标准不尽相同。
 
  以业界最熟悉的美国白蛾防治为例,就可以明显感受差异之大。
 
  综合治理是各地尤其在美国白蛾发生的疫区疫点,必须迅即成立以地方政府主管或分管领导为总指挥的防治指挥部,构建由各相关部门参与运作的组织体系,制定相关的政策、法令、规定与办法,筹划和调拨专项资金,调度辖区范围内各个方面的人、财、物,实行统一指挥的“统防统治、联防联治、属地管理、各负其责、检查督导、奖罚问责”。在这里,“综合”是政府行为,是以“疫区可控、疫点可拔”为目标的全社会协同、各行业协作的社会联动,具有相应的权力支配和集合社会力量共同担责的色彩,与具体防治技术基本无关。
 
  综合防治是技术层面的实际运用,是具体的生产作业行为。对美国白蛾各个发育时期、各种蜕变形态、各个防治阶段、各类防治举措、各种防治方法的针对性处置措施在此得以全面体现和落实。比如,当美国白蛾出现萌动迹象时,就要以虫情跟踪、观察、调查、监测开道,以网格化虫讯布防,以预测预报定向定位定范围定规模,适时采取人工防治、物理防治、生物防治、化学防治。
 
  生产作业中的各种防治方法,是针对性、功能性极其明确的防治措施,是综合防治技术的具体内容。在此,“综合”的是各类杀虫技术,“防治”的是各个发育阶段的害虫实体,与管理层面的“治理”无直接关联。
 
  如果说,有害生物科学防控是园林植保的宏观理念,综合治理则是中观举措,综合防治则是微观方法。
 
  由此可见,对有害生物科学防控、综合治理、综合防治是从理念到举措,从立意到目标,从宏观到微观,从组织到实战,从运作到效果,自上而下相互衔接、有机互补。
 
  但三者不可等同,也不可相互取代,更不可混淆各自的性质定义和功能内涵。
 
  当前无论业内业外,这方面的认知还比较模糊甚至肤浅,导致许多防控行为错位、缺位,顾此失彼,被动乏力,无的放矢,失去精准。
 
  有害生物防控的10个关键点
 
  园林植物有害生物防治是确保园林植物健康生长、安全生存的重要保障之一,是践行“护绿”“管好树”“保护好每一寸绿色”等重要指示的基本遵循和具体实践。
 
  只有在全面了解和掌握有害生物消长趋势与动向基础上的防治,才有可能实现“精准”防治。
 
  在具体工作中,笔者认为,认清和判别防治作业(行为)的10个关键点,有害生物防治才能更好地发挥实效,进而促进行业真正实现绿色发展。
 
  坚持“预防”一定要走在“防治”的前面,监测既是辨识研判有害生物发生危害规律的资讯基础,更是具体防治的策划依据。
 
  认清“防控”才是“防治”的本真要义,“控”效永远优于“治”效。
 
  必须确认城乡环境是影响园林绿化植物健康与安全甚至生死存亡的第一要素,这也是园林植保区别于其他行业(领域)植保的平台和载体。
 
  力促植物增强抗逆性(内生拮抗性)是一切防治行为的前提和根本。
 
  坚信严格有效的检疫检验永远是防控有害生物的第一关卡。
 
  园林植物病害有效防控的关键是“预防”,预防的内核是“治未病”。
 
  园林植物虫害有效防控的关键是“适宜”,适宜的内核是“靶区”的准确性、“靶标”的针对性。
 
  园林绿地任何杂草有效防控的关键是“斩草要除根”,除根的内核是向杂草发育的薄弱环节发力。
 
  任何农药的应用,“有效性”始终是第一位的,有效的关键是精准。
 
  任何植保药物、器械(工具、设备、仪器)的研制和应用重在质量,贵在效率,性在安全,用在方便。
 
  以上10个关键点,应该视为包括有害生物科学防控在内、与园林植保相关的各类业态都必须认真对待的“软肋”“痼疾”和“短板”,也是当前园林植保顺应绿色发展潮流、实现提质增效的努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