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信息科学 > 正文
使用理论在信息共享中得以澄明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1-04 12:21       
  在哲学研究中,“使用理论”早有运用,但尚无关于该理论的一般概括。在物能活动中,出于对抽象普遍性的终极追寻,导致使用理论或多或少地处于被遮蔽状态;而信息创构活动使人类观念相对远离追寻抽象普遍性的羁绊,开始走向使用理论的澄明。
 
  信息共享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信息的使用。对于信息来说,只有使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拥有。将一些信息放在电脑中,保存在文件夹里,相当于传统意义上的拥有。使用的逻辑意味着共享,拥有的逻辑则意味着没有共享条件下的冗余。拥有存在一个冗余度,如果拥有成本高,但使用效率低,对于物能而言,这是一种浪费;而对于信息来说,则可能是一种比浪费更严重的问题。
 
  使用理论应当是实践论的具体化和深化,信息的意义在于使用,脱离使用需要的拥有没有意义。这一认识使得共享价值观将随着信息文明的发展而日益凸显。信息的特性会使人们认识到,脱离使用需要的拥有不仅没有意义,而且还会成为负担。正是信息的共享使用,使主要孕育于语言哲学意义理论的使用理论得以凸显,以至于可以发展出一般意义上的使用理论。
 
  黑格尔在《法哲学》中关于耕地使用者实际上拥有这片地的观点,已包含使用理论的萌芽。在现代哲学中,使用理论则集中体现在弗雷格的意义理论和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中。维特根斯坦和弗雷格之所以认为 “一个词只有作为一个句子的组成部分才有意义”,是因为一个词的使用就是将其置放于一个句子中。更进一步说,虽然一个词只有在句子中才能得到确切理解,但不一定能在一个句子中完全确定其含义,有时候不仅需要在上下文中,还要在语言的整个具体使用中来确定其意义。文字表达不可能是完全的,总得借助具体情景以获得言外之意,而人们之所以能够理解没有在文字中表达的意思,是因为具备语词使用的相近情境经验。
 
  为了明确一个词的意义,应超出语境而将其置放于更广泛的使用环境。正因如此,维特根斯坦把语言游戏看作“生活形式的一部分”。但需要指出的是,维特根斯坦不是在语言哲学意义上讨论使用理论,因此他也把“由语言和行动交织而成的整体称为 ‘语言游戏’”。维特根斯坦的这一思想,在其所开启的日常语言哲学中,明显走向了超越语言哲学的使用理论。从奥斯汀和塞尔的言语行为理论到蒯因对观念论的行为主义批评,都表明了这一点。
 
  信息的共享本性及信息的使用,启示着一般意义上的使用理论。在信息使用中,使用理论意味着的是创造性使用,而创造性使用则涉及意义的生产。意义是生产—创构出来的,因而只有使用才能确定意义和生产意义,也就是说意义是在使用中产生的。从泛在网络到泛在社会的发展,使得人与其生存环境之间逐渐变成接入(access)的关系。社会提供使用服务成了发展趋势,优步作为租车公司却不拥有车辆,脸书作为媒体却不拥有内容,这些都是以使用取代拥有的代表性标志。
 
  使用不仅仅是消费,也可以创造价值,特别是信息的使用。因为使用既可以是软件或硬件用处的拓展,也可以是使用者对使用对象用处的发现。创构新软件和新硬件是意义生产,而新硬件和新软件的创造性使用则是意义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