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医学科学 > 正文
打造三大重量级医学项目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0-14 10:16       
  国庆长假刚一结束,瑞金医院航空医疗救援队首批队员们便踏上了前往捷克布拉格培训学习的征程。作为首创性重量级医学项目,瑞金医院承担建设“上海航空医疗救援中心基地医院”,将加快建设申城“空中生命线”,保证公共卫生事件与重症医疗救治的“黄金一小时”。
 
  从陆地到航空,从上海到长三角乃至全国,这座经历了百十年岁月洗礼的医院,依旧焕发着青春与活力。数年前召开的“中国工程科技60年成就座谈会”上,权威专家曾总结20世纪新中国对世界医学的八大贡献,瑞金医院独占两项:董方中等成功抢救大面积烧伤病人、王振义等诱导分化治疗白血病,均挑战了前人从未触及的医学禁区。如今,除了在航空医疗救援领域的探索,医院还承担了“瑞金医院肿瘤(质子)中心”与“上海国家转化医学中心”两大重量级医学项目。
 
  栉风沐雨百十年,瑞金医院的血脉里,一直流淌着未变的血:敢闯敢试、创新求变。
 
  从“瑞金公式”到“上海方案”
 
  对于医者而言,最大的骄傲或许就是将自创的治疗方案冠上医院乃至城市之名,让技术走出国门、享誉全球。1958年,上钢三厂的年轻司炉长邱财康被掉落的钢水严重烧伤,全身灼伤面积89.3%、深度灼伤面积23%,从既往医学文献与临床经验来看,几乎无生还可能。然而,瑞金医院多学科团队经过3个月抢救,打破美国烧伤学科权威“伊文思公式”,创造出适合中国人的“瑞金公式”,让这名“钢铁英雄”奇迹般痊愈,此后又健康生活了55年,堪称中国乃至世界烧伤救治史上的一大里程碑。去年,灼伤总面积89%、深度灼伤面积68%的“中国好邻居”王海滨也在瑞金烧伤科成功接受治疗重返社会,“烧伤科医护人员总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也不同程度激励着病痛中的我们。”
 
  许多年后,邱财康抢救小组护理人员、瑞金医院终身教授、烧伤护理专家陶祥龄回忆起一同参与救治的主治医师、后来同样在烧伤科界大名鼎鼎的杨之骏教授当时说过的话,“外国人能的,我们为啥不能?”
 
  “我们当然能。”这股信念几乎扎根于每个瑞金人心底。“瑞金公式”之后,“上海方案”也诞生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工程院院士、瑞金医院终身教授、血液学专家王振义教授团队用全反式维甲酸诱导分化肿瘤细胞成功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患者,轰动全球医疗界;为提升APL白血病治疗成功率,此后由王振义、陈竺、陈赛娟院士领衔的瑞金血液团队又突破性缔造了全反式维甲酸(ATRA)和三氧化二砷联合治疗APL的“上海方案”,使得这一曾经最为凶险的白血病成为第一个“可以被治愈的白血病”,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团队的研究成果为肿瘤治疗提供了全新的理论——诱导分化学说,与以往的手术、化疗、放疗等肿瘤治疗方法不同,诱导分化是通过使肿瘤细胞“改邪归正”来治疗肿瘤,再次创造了“上海奇迹”。
 
  从学习者到引领者
 
  “奇迹”的诞生,靠的是勤勉与创新。血液科的医生至今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陈竺、陈赛娟院士为了保证血液检测质量的稳定性,不惜自己扛着冰块进实验室,在一滩滩水渍和汗渍上创建了血液检测的王国。今年已93岁高龄的王振义院士道出了其中的奥秘,“瑞金的青年们来自于五湖四海,大家有竞争才有创新,而创新的最大动力就是始终思考如何为病人服务。”
 
  勇担风险、敢为天下先,一代代瑞金人不断推陈出新。国内首例心脏二尖瓣分离术、国内首例内分泌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患者诊断、国内首例肝移植、亚洲首例心脏移植、亚洲首例成人胰岛细胞移植、亚洲首例腹腔七器官联合移植……每一个“首例”背后,都是不断攀登医学新高地的最佳演绎。
 
  1986年,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首届法文班毕业生郑民华被瑞金医院公派至法国斯特拉斯堡学习,成为了首个学会并运用腹腔镜技术的中国医生,他无惧重重阻力与訾议,向全国推广这一全新技术,使得外科微创化成为如今外科学界的共识。30年后,现任胃肠外科、上海市微创外科临床医学中心主任的郑民华在瑞金医院进行了全球首台3D  腹腔镜手术的VR直播,手术室外,百余名全国各地的医学研修生们通过网络观摩其为一名82岁的女性患者实施3D腹腔镜右半结肠癌根治术。从最原始的“筷子技术”到引入更多先进辅助设备,手术器械、手术方式改进了,手术理念也随之转变。
 
  2010年,瑞金普外科主任彭承宏完成了院内首台达芬奇机器人保留脾脏的胰体尾切除术,至今年2月,他已完成了1000例机器人胰腺手术。仅仅7年,他的胰腺疾病机器人手术量位居全球第二,并创造了多个全球首例,瑞金医院胰腺中心也成为了全球机器人胰腺手术培训中心。
 
  从学习者到推广者,再到引领者,瑞金人似乎有着永远不会枯竭的热情。他们扎根于手术室、实验室与诊室内,奏响了一曲曲探索生命极限的乐章。
 
  从患者需求到三大“利器”
 
  “历史上,瑞金医院的重要科研突破无一不与国家发展紧密相关,无一不是解决临床重大实际问题的。”近些年,在对接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浪潮中,医院的新成果更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嘉定新城,国内首个自主研发的肿瘤(质子)项目——瑞金医院肿瘤(质子)中心预计明年开展临床调试。数据显示,迄今全球共有12.5万人接受过质子重离子治疗,然而这项尖端技术长期以来依靠进口装置,治疗成本高昂。因此,为尽快让更多患者受益,质子治疗装置的国产化研发势在必行。
 
  “患者的需求一直是我们创新的根本导向。”因此,瑞金人在瞄准诸如肿瘤等威胁大众健康的各类慢性病与疑难病同时,更将医学带到更广阔的天地。在上海这座特大型国际化都市,道路交通拥挤现象日益严重,通过地面救护车转运伤病员的劣势也显得更加突出,开辟“空中生命线”迫在眉睫。未来3年内,伤病员现场急救—空中ICU—基地医院救治为一体的航空医疗救援体系将在瑞金医院先行先试,一支专业的航空医疗救援队伍也将投入工作,为上海远郊乃至长三角地区居民的健康再添一道“护身符”。
 
  从国家到上海,近年来对转化医学的重视前所未有。瑞金人也敏锐地将目光投向了这一领域:如何将我们众多的研究成果转化为造福百姓的临床应用?“十二五”期间,我国布局了5个国家级转化医学中心,称为“1+4”项目,其中“1”是综合性转化医学中心,即落户瑞金医院,另外4个为专科转化医学中心。一座设置研究病床300张、建筑面积达5.4万平方米的转化医学临床研究大楼正式投入使用后,将为临床难题的攻关提供有力保障。
 
  这一次,依旧没有经验可循。通过对国内外的广泛调研,医院确认将聚焦肿瘤、心脑血管疾病与代谢性疾病等3大类严重危害人类健康,又同时是院内“拳头学科”的领域,布局建设标准化临床生物样本库、临床资源深度分析与挖掘平台、诊断试剂与仪器开发平台、分子病理与影像技术研究平台及研究型病房等技术平台。瑞金医院院长瞿介明说,建设国际一流的系统性、规模化、集成化、开放共享的国家级转化医学公共技术平台,希望能有更多新防治方法、新药物与新诊断试剂冒头,并能形成可复制推广“产学研”的创新发展模式,同时培养临床科研复合型人才,为创新型国家建设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补齐短板,让更多医学科技创新造福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