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医学科学 > 正文
“世界首例人类换头术”备受医学界质疑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1-22 13:23       
    日前国内多家媒体援引英国《每日邮报》消息称,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实施,手术地点在中国。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一直以来,“头移植”手术在世界医学界有着诸多争议,此次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在目前的技术手段下,换头术靠谱吗?这究竟是一次医学技术的突破,还是博取公众眼球的噱头?对此,国内相关专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来自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岳教授表示,“我觉得这可能缺乏足够的科学依据,因为实际到目前为止神经损伤的修复在医学界还是一个难题。如果这方面没有突破性进展,去做一个吸引眼球的换头术,我觉得对接受手术的病人是不负责任的。实际一般在我们语境中谈到的手术,应该是指的活体,至于在尸体上做的这种解剖,我个人觉得叫手术,可能会有误导的嫌疑。让人们错误的认为在尸体上做的这种解剖,就可以今后直接用于活体的手术,我觉得这个是不成立的。”
    
    对话主刀者
    
    这是人类头移植外科手术模型
    
    19日在任晓平所工作的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新华社记者见到了他本人,并对此事进行了求证。任晓平表示,此项目是去年11月底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一间解剖实验室进行的,由他和团队共5人参与,自己是主刀者。整个过程在两具男性尸体上进行,持续约18小时。这两具尸体是捐赠者供给医学院校研究使用的。
    
    “我们做的是一例人类头移植外科手术模型,而非外界所讲的‘遗体换头术’。”任晓平解释说,我们进行的是一次医学实验,或者叫科学研究。这是一例没有参照物的研究,如何设计没有先例。
    
    任晓平称,他和团队设计了详细的实验步骤。包括手术人员的搭配,每种人体组织如何连接、修复等。基于上述研究,他和团队已经形成了一篇文章,详细介绍本次研究的相关数据、过程和结果。
    
    “医学是实验科学。这一类型手术面临着中枢神经再生问题、免疫排斥反应问题、人体大脑的低温保存以及缺血再灌注损伤的预防问题、伦理问题。”任晓平说,此研究只要没有在活人人体上进行,就不会有最后的结论。“即使在活人人体上实施了,也不代表所有难题都被攻破。”
    
    任晓平说,相关研究成果最近刚刚准备问世,很多方面都需要完善,至于别人怎么说,自己无法判断和左右。
    
    另一种声音
    
    “遗体手术”仅视为解剖学研究
    
    “这次所谓的头颅移植手术是在遗体上进行的,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手术。”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副主任胡永生教授则认为,“手术应该是指在活体上进行的操作,在遗体上进行的实际是解剖或解剖学研究。”
    
    胡永生介绍,当前的医学技术完全可以做到血管、神经、肌肉、骨骼的重建吻合,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离断后的脊髓如何能够完美地做到神经再生和功能重建,国际上还没有突破性的研究进展,“现在就谈什么活体头颅移植,实际上没有太多现实意义。”
    
    “我认为应该先充分地进行动物实验,手术技术和神经再生方法得到充分证实后再考虑人体实验,这样才是对病人真正负责任的做法,也更加符合医学伦理。”胡永生说,“将来,头颅移植完全有可能成为现实,但现在还差得太远太远。”
    
    尽管对活体头颅移植持谨慎乐观态度,但胡永生也认为,17日公布的这个解剖学研究可以被看做是对真正的“换头实验”的前期实践。“它的顺利实施仅仅迈出了第一步,而人类距离真正实现活人头部的移植还有很远的距离。”
    
    伦理引争议
    
    若移植头颅“你”到底是谁?
    
    “遗体头颅移植手术成功”的消息传来的同时,“换头术”所涉及到的伦理问题也再次引发热议。
    
    胡永生就指出,即使将来头颅移植在科学技术层面上完全可行了,随之而来的伦理问题如何解决?头颅移植后“你”到底是谁?他认为,目前对于头颅移植手术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避免浮躁浮夸,科学探索有意义,过度宣传无益处。
    
    对此,任晓平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任晓平表示,人类的医学发展史就是在一个个争议中发展过来的,1953年第一例肾脏移植手术,当时学术界、社会上都批评不应该做,人应该正常死亡,旁人不能改变这个历程。第一例心脏移植也如此,甚至都有民众递诉状,认为医生不合理、不合法、大逆不道。20年前他到美国参与的手移植手术去年也被列入了美国医保法案。他说,新事物都会有争议,有争议才会有完善。
    
    “作为医生这是我的使命,伦理最基本的要素是生命、生存,没有生命和生存无法谈伦理。医学伦理学是为了治病救人。一个新生事物出现,人们大可以去规范它,讨论它,但是不能阻碍它,历史证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碍。”任晓平说。
    
    两年来,“换头术”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中。美国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弗兰克斯坦教授则认为意大利医生卡纳瓦罗是个“疯子”。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主席亨特教授表示:“我不希望任何人接受这种手术,手术结果有可能比死更难受。”
    
    对此,卡纳瓦罗回应说:对于所有的批评者,我只想说,你去跟那位俄罗斯病人换个位置,感受他的大小便失禁等等痛苦,再来跟我说。这就是我对批评者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