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医学科学 > 正文
首例“换头术”成功在医学界掀起轩然大波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1-24 12:04       
  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卡纳韦罗11月17日宣布,世界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完成,专家称,这距离未来人类活体头部移植手术又近了一步。
 
  据英国《电讯报》报道,卡纳韦罗称这一手术是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的指导下完成的,他曾在2016年成功进行了猴子换头手术。
 
  换头术引发医学界巨大争议
 
  卡纳韦罗此前曾宣布计划在2017年底进行人类首例换头术,引发医学界的争议。
 
  俄媒称,准备接受手术的患者是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瓦雷里·多诺夫,由于天生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缩症,他全身萎缩、骨骼畸形、身体状况逐年恶化。卡纳韦罗提出的换头手术成了多诺夫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瓦雷里·多诺夫说:“做这个手术对我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无论手术实际的结果如何,这项技术都将为进一步发展打下科学基础。”
 
  然而到了今年上半年,多诺夫却突然改主意了,他表示自己现在不会做换头术,而是将采取传统疗法改善自己的肌肉萎缩症状,他可能不会成为第一个接受该手术的人了。
 
  不过,这种人类换头术也招致了医学界大量的批评。
 
  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保罗·马奇艾瑞尼:你能想象进行这种手术吗?我认为意大利医生卡纳韦罗是一名“罪犯”。因为这种手术毫无科学背景。
 
  美国神经外科医学协会主席亨特·巴杰:我不希望任何人做这种手术,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对我做这种手术,因为有很多情况会比死亡还糟糕。
 
  中国专家
 
  虽存争议,科学家不应回避
 
  面对争议,任晓平教授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人类异体头身重建术没有具体时间表,没有确定接受手术的人选,没有确定手术地点。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团队一直没有停止过对相关技术的前期基础科学研究。任晓平表示,虽然存在争议,但科学家不应回避,这是一项严肃的课题、一个重大的前沿。
 
  怎么证明这个手术是成功的
 
  任晓平回答:“既然学术杂志会刊发论文,就证明手术做得有学术价值。此前没有人提出过怎么做,但我们提出来了,包括怎么切,神经怎么处理,血管和肌肉怎么处理,在哪做,为什么这么做等等,这就是我们的成果。”
 
  任晓平强调,“人类医学史上头移植史无前例。手术要解决如何解剖、各个组织如何修复重建、怎么做才能保证术后功能得到最大恢复等一系列问题,我们的手术对这些方面做了一个详细的描述和创新性的设计。”
 
  遗体头移植的成功是否代表着头移植手术可在活体上施行?任晓平表示,活体的成功率要做了以后才能知道,临床前设计的方案之后也会不断改进。
 
  另一种声音
 
  “遗体手术”仅可视为解剖学研究
 
  “这次所谓的头颅移植手术是在遗体上进行的,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手术。”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副主任胡永生教授则认为,“手术应该是指在活体上进行的操作,在遗体上进行的实际是解剖或解剖学研究。”
 
  胡永生介绍,当前的医学技术完全可以做到血管、神经、肌肉、骨骼的重建吻合,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离断后的脊髓如何能够完美地做到神经再生和功能重建,国际上还没有突破性的研究进展,“现在就谈什么活体头颅移植,实际上没有太多现实意义。”
 
  “我认为应该先充分地进行动物实验,手术技术和神经再生方法得到充分证实后再考虑人体实验,这样才是对病人真正负责任的做法,也更加符合医学伦理。”胡永生说,“将来,头颅移植完全有可能成为现实,但现在还差得太远太远。”
 
  头颅移植后“你”到底是谁
 
  “遗体头颅移植手术成功”的消息传来的同时,“换头术”所涉及到的伦理问题也再次引发热议。
 
  胡永生就指出,即使将来头颅移植在科学技术层面上完全可行了,随之而来的伦理问题如何解决?头颅移植后“你”到底是谁?他认为,目前对于头颅移植手术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避免浮躁浮夸,科学探索有意义,过度宣传无益处。
 
  对此,任晓平表示,人类的医学发展史就是在一个个争议中发展过来的,1953年第一例肾脏移植手术,当时学术界、社会上都批评不应该做,人应该正常死亡,旁人不能改变这个历程。
 
  第一例心脏移植也如此,甚至都有民众递诉状,认为医生不合理、不合法、大逆不道。
 
  “作为医生这是我的使命,伦理最基本的要素是生命、生存,没有生命和生存无法谈伦理。医学伦理学是为了治病救人。一个新生事物出现,人们大可以去规范它,讨论它,但是不能阻碍它,历史证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