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院士 > 院士风采 > 正文
中科院院士陈俊武:以身许国七十载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6:06       

 

“回顾自己的经历,我一直在前进,创新的思想没有停顿。”   7月15日,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武在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自己一生的事业作了总结。那一刻,不知他是否想起七十年前求学时写在日记里的誓言:“外面的世界与我何干……我要使平凡的日子变得不平凡。”   两段话穿越时空呼应在一起。七十年的风霜雨雪,见证了这位老科学家的拳拳报国之心,可鉴春秋,可昭日月。   前不久,这位年届九十高龄的老人刚刚度过自己的生日。他说:“回忆逝水年华,事业因有所为而有所成,也因有所未为而有所失。雪泥鸿爪,人生如斯。一生未得闲固然是有所遗憾,但毕竟是有得有失、无怨无悔。”   这位以身许国七十年的老人的肺腑之言,足令闻者动容,知者溅泪。   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王国良说:“陈俊武院士不仅仅是我们国家催化裂化工程技术的奠基人,他对事业、对人生的不懈追求和境界也已成为我们的一面旗帜和宝贵的精神财富,激励着我们石化人不断前进。”   科技创新无止歇   “我从20多岁开始搞创新,一天也没有安静过。”谈起创新,已是鲐背之年的陈俊武露出孩子一样的笑容:“思维敏捷、头脑灵活的现状算是得天独厚,一辈子搞科研是我最大的乐趣。”   1948年7月,21岁的陈俊武从北京大学化工系毕业,几经辗转,终于1949年12月入职辽宁抚顺矿务局。从此,他满胸满腹的才华在新中国的化工事业里有了用武之地。他的一个“小点子”使车间每台风机每晚省电25千瓦时,他参考俄文资料“现学现卖”的一个新方案让装置加工能力提升20%……   1961年,34岁的陈俊武担纲设计被誉为“五朵金花”(即流化催化裂化、铂重整、延迟焦化、尿素脱蜡及有关的催化剂、添加剂等五项炼油工艺新技术)之一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4年后,我国首套自行设计、自行施工安装的60万吨/年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抚顺石油二厂建成投产。   1982年,陈俊武提出方案建设的兰州炼油厂50万吨/年同轴催化裂化装置投产,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全国优秀设计金奖。同年,他主持承担了大庆常压渣油催化裂化技术开发及产业化,和采用自主技术建设一套全新催化裂化装置两大任务。1985年,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渣油催化裂化技术在石家庄炼油厂实现产业化,1987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89年,既有同轴结构、又有高效再生的100万吨/年催化裂化装置在上海炼油厂建成投产。1994年,该技术获得我国催化裂化工程技术领域的第一个发明专利授权……   陈俊武和他的战友们引领我国催化裂化技术从一片荒芜化为满园锦绣。到20世纪90年代,我国已建成催化裂化装置上百套,总加工能力上亿吨,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催化裂化大国。   陈俊武的创新并不总是一帆风顺,人们看到了他一次次的成功,他却毫不避讳一路上的失败,并勇于承担责任。此外,他严谨的治学态度也令人肃然起敬。当记者向他请教某些领域的问题时,他摇摇头,干脆地说“我对此并不了解”,而没有片言只语的遮掩。   创新无止歇。直到10多年前,年事已高的陈俊武仍提出:“在今后五到十年,我仍可从事两方面工作,一是具体指导重大工程技术开发,二是探讨能够胜任的宏观战略性课题,并愿意为此学习过去不熟悉的知识,争取提出一些对国家、对大局有益的论据和建议。”   能源领域拓新天   20世纪90年代,面对我国原油对外进口依存度逐年递增的现实,陈俊武开始关注国家能源战略问题。他联合中科院的十多位院士和专家,开展中国中远期石油补充与替代的研究,并与石科院、上海石化院的同行共同承担了中国石化“煤或天然气制低碳烯烃”软课题。   煤制烯烃曾是煤化工行业的一个世界性难题。1997年,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专家来洛阳交流甲醇制烯烃中试成果,希望借鉴流化床技术经验开发DMTO技术。陈俊武敏锐地觉察到原油价格节节攀升下煤基甲醇制烯烃广阔的市场前景,促成了公司与对方的合作。在他的指导下,该项目完成了从实验室、工业中试和工业示范装置的“两次一百倍”工程化技术开发,并于2010年8月在包头建成世界首套DMTO工业示范装置,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与此同时,陈俊武还指导完成了DMTO-Ⅱ技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烯烃分离技术、DMTO与烯烃分离一体化等新技术开发。   2014年12月,首套100万吨进料的DMTO装置在山东神达建成投产;2015年1月,DMTO技术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当年2月,首套DMTO-Ⅱ工业示范装置在陕西蒲城投产。   短短五年间,陈俊武和他的团队研发的DMTO技术已在国内近20家企业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成功地开辟了烯烃生产的非油技术路线,促进了我国甲醇制烯烃战略性新产业的快速形成。   著书育人谱新篇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陈俊武不仅将一生奉献给了化工,还一直在播撒更多的“种子”。他是这个春天里的大树,也是这片热土上的园丁。   1992年1月,陈俊武离开企业领导岗位后,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著书育人之中。为培养催化裂化技术的高层次人才,他在先实验创办公司催化裂化高级人才培训进的基础上,又开办过了4期全新的中国石化高级人才研修班。学员要按照教课中的方法对自己所在单位的装置进行工艺和工程计算,作出针对性分析研究。这项任务被学员称为“大作业”,大约一到两年才能完成。   经历“大作业”磨练的学员纷纷成长为我国炼油行业管理和技术骨干。鲜为人知的是,这些培训辅导,陈俊武不但不计报酬,还为学员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陈俊武的“关门弟子”——中石化洛阳工程公司副总工程师刘昱追忆往事,不禁真情流露。   教书育人的同时,陈俊武还尝试将他多年积累的经验著书遗世。1995年,他主编的《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第一版正式出版。这是国内首部催化触专著,也是世界上一部集大成式的学术著作。   中国石化出版社副社长黄志华表示:“陈俊武院士在我社出版的学术专著以《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最具代表性,1995年出版第一版,2005年第二版,2015年第三版。十年修订一次,连续三版都由同一个作者担当主编,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